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原创美文 > 原创精选 > 文章内容

超完美神豪夏丘姬韵雪完结版全章节目录阅读

时间:2020-01-16 11:09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超完美神豪》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由为大家带来,这是由风华绝代小龙虾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讲夏丘姬韵雪的故事。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夏建国说道“俺拉的是一些石料子,是给咱县里的配石厂拉的。”
 
“我问你拉的啥了吗?”那乡民瞪了夏建国一眼,指着车上的夏丘问道。
 
“车上的是你什么人?
 
“那是俺儿子,刚考上大学,跟我出来跑跑车。”
 
说道夏丘,他脸上的笑容有些不一样,那是一种自豪的笑容。
 
没想到那人却冷哼一声:“谁问你儿子考没考上大学?考上大学很稀罕吗?你去问问俺们村,考上大学的娃有多少?”
 
他身后的人齐齐冷哼一声,显现出来骄傲和得意。
 
“前面的路是我们村出钱修的,想过去,得交二百块钱,还有,你这车太重,我怕压坏我们的路,你再交两千块钱保险。”
 
听到这话,夏建国心中一惊,这是要讹钱!
 
他赶忙拿出来二百块钱,笑着递过去。
 
“大哥,你看这样,我把过路钱给你,但我不从这儿过,我换条路走,也不会压坏你们的路,你看行吗?。”
 
没想到,那人一把将夏建国推到在地:“滚一边去,你那二百块钱连老子一顿饭钱都不够,今天不给两千,你别想从这儿走!”
 
夏建国心中一紧,这群刁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今天要是不处理好,恐怕车上的儿子就危险了。
 
他笑着从地上站起来,拍拍灰尘,又从钱包里掏三出百块钱,塞到乡民手中笑着说道。
 
“大哥,你看我养着一家老小都不容易,再说我钱包里真的就只有这些,要不然下次我在......”
 
那人朝着夏建国吐了口唾沫,骂道:“你特码的,打发要饭的呢?老子在给你说一遍,今天你要是不给这两千块钱,这车就甭想要了!”
 
车边的声音传进了夏丘的耳朵,父亲的身体不太好,要是受了欺负可就糟了。
 
于是,他赶忙下车,前去查看,正巧看到吐口水这一幕。
 
夏丘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看到父亲被欺负还要笑着回应,这就像是一根刺一般,狠狠的扎进他的心中。
 
“爸,有什么事吗?”夏丘走过去问道。
 
“呦,这不是那个大学生吗?”那人轻蔑的看了一眼夏丘说道。
 
“你家车压坏了我们的路,罚款两千,不交钱,别想要车!”
 
“大哥,你看你咋说我们压坏你们的路呢?”夏建国见自己儿子下车,心中大为焦急。
 
“我说你压坏了,你他吗的就是压坏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交钱,要么押车,然后,拿钱取车。”
 
夏丘眉头一皱,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这种泼皮路霸。
 
“我可告诉你,你这可算是敲诈勒索,判刑三年起步!”
超完美神豪夏丘姬韵雪完结版全章节目录阅读
“还真尼玛是个大学生,真了不起,懂得还不少。”乡民们讥讽的笑道。
 
“那大学生,你告诉我,这里没有摄像头,而且都是我们村的人,谁能作证我们敲诈勒索?”
 
夏丘心中一紧,心中暗叫不好,这群人还真不知道会做出来什么事情。
 
“怎么样大学生,考虑好了吗?是给钱,还是押车?”
 
乡民们往前逼了两步,把夏建国父子给堵到车边上,
 
“老乡、老乡能不能少点,我身上确实只有这几百块钱了。”
 
夏建国把夏丘挡在身后,掏出钱包撑开给这几个人看。
 
押车是绝对不可能!要是真押了车,想要再开出来,就不止这点钱。
 
没钱?没钱好办,去我们村儿提车。”
 
“老乡,这样,我这就让我儿子回去取钱你看怎么样?”
 
夏建国急中生智想先让夏丘脱离困境,至于自己,他可不相信这群恶霸泼皮敢杀了自己。
 
“放屁!你他吗的跟老子墨迹半天,不就是没钱吗!押车!来人,把他的车钥匙给我抢了,扣车!”
 
那群乡民突然冲了上来,一脚将夏建国踹倒在地,在他身上摸索着车钥匙。
 
“爸!”
 
见到老父亲被人踹倒在地,夏丘眼中满是怒火!
 
他随手从地上抓起一块儿石头,刚想拼命却被夏建国一把拽住。
 
“我押车!我押车!给你们钥匙,我给!”
 
夏建国捂着肚子从怀里把钥匙交出来,放在为首的乡民手中。
 
儿子是他的天,车可以没有,可夏丘不能受一丁点儿伤害!
 
“早给不就完了?蠢驴子非要挨打。”
 
说着他拿出来一张纸,指着其中一个地方说道:“在这里签个名,按个手印,写上你愿意押车。”
 
这群泼皮乡民看样子已经玩儿过无数次这样的把戏,事情做得很全。
 
为首的乡民戏虐的看着夏丘,接着说道:“大学生是吧?不服气叫人来抓我,也不打听打听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着知道我侯庆,侯大狗?名字记好了,西河村人!可别找错了!”
 
说完,给身后的几个乡民打了个手势,把夏建国的车走,丝毫不在乎夏丘愤怒的眼神。
 
夏丘扶着父亲看着自家车被开远,心中满是委屈与不甘。
 
夏建国的眼眶微微湿润,只要孩子没事,车什么的都不重要。
 
看着父亲苍老且变得佝偻的身影,夏丘心中有些不忍。
 
“走吧,咱们回家。”夏建国轻叹了一声。
 
苦涩的声音,落寞的眼神还身上的泥土,让夏丘多年以后都难以忘怀。
 
“这些都是小事儿,不打紧,明天就能把车弄回来了。”夏建国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安慰夏丘还是在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