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原创美文 > 原创精选 > 文章内容

逍遥战神全本小说_(江策丁梦妍)完整版阅读

时间:2020-01-16 09:52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逍遥战神》是断字威尼斯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是江策丁梦妍。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整个家宴上,巴结讨好唐文末的人络绎不绝,一杯接着一杯,热络不已。
 
反观江策,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人用正眼瞧他。
 
跟他坐在一起的丁梦妍也脸上无光,多少次想要起身离开,实在没脸再在这里待下去。
 
这时,江策的手机响了。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江策走出大门,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沐阳一的声音。
 
“老大,文件下来了,要你明天接任三市总负责人,并出席接任大典。”
 
江策淡淡回答道:“你知道我的性格,向来不喜欢这种繁文缛节的东西,总负责人我可以接任,但接任大典就撤了吧。”
 
“额……这可是上头明文规定的,老大,不好推啊。”
 
“那就让你来替我参加好了。”
 
“这不合适吧?上头不会答应的。”
 
“如果不答应,就别让我接任负责人,原话跟上头去说。”
 
“老大,你别生气啊,我去说就是了。”
 
江策挂断了电话,正准备往回走,丁丰成乐呵呵的走了过来。
 
“哟,跟谁打电话了?”
 
“朋友。”
 
“你这种窝囊废还有朋友?”丁丰成说道:“同样是当兵的,你看看大姐夫,再看看你自己,怎么差距那么大啊?刚大姐夫答应我了,要带我去参加明天的新负责人接任大典。瞧瞧人家这实力,内部渠道直接拿到参加资格,你了?就只能家里蹲,等着在电视上看到我跟新负责人亲切握手吧!”
 
江策微笑着问道:“参加资格不是那么好弄的吧?如果你参加不了,甚至唐文末都参加不了的话,岂不是很尴尬?”
 
“呸!”丁丰成骂道:“我们参加不了,难道你这个废物就能参加了?”
 
二人正说着,丁梦妍走了出来。
 
她一脸黑线,显然刚刚在里面又有人跟她说了难听的话。
 
她经过江策身边,低声只说了两个字:“回家。”
逍遥战神全本小说_(江策丁梦妍)完整版阅读
丁丰成阴阳怪气的说道:“唉,小妹,别走啊,二哥还没跟你敬酒了。”
 
丁梦妍低着头,快步走向了她的车子,江策跟了上去。
 
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丁梦妍狠狠地敲打着方向盘发泄心中的怒火,然后仰起头长长吐出一口气。
 
压抑、委屈、不甘、痛苦,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江策看了她一眼,没有过多的表示,转头看向窗外,神情淡然。
 
丁梦妍一脚油门踩下,快速离开这个让她不舒服的地方。
 
车开到半路。
 
丁梦妍心怀怨气的说道:“你都知道大家是怎么评价你的吗?”
 
“怎么评价?”
 
“懦弱、卑微、不求上进,更有的人说你是吃软饭的。”
 
“哦。”
 
“哦?你听到这些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江策转头看向丁梦妍,“你希望我有什么反应?愤怒、难过还是跟他们动手?”
 
丁梦妍咬了咬嘴唇,有些话她很想说,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她其实只是想看到江策努力奋斗的样子。
 
江策继续看向窗外,突然问道:“当兵的这几年,生活一直很枯燥,你知道我最喜欢怎么排遣烦恼吗?”
 
丁梦妍没有说话。
 
“我最喜欢做的,就是去杂技团看表演,我不是喜欢看那些高难度的动作,而是喜欢看小丑表演。”
 
“嗯?”
 
丁梦妍疑惑的看了一眼江策,不明白他话中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把家宴中嘲讽他的人都当成是小丑?之所以不生气,不是因为江策没脾气,而是他在欣赏对方的‘表演’?
 
一时之间,丁梦妍有些看不懂江策,这个男人似乎有太多神秘的地方,但表现出来的却又那么卑微。
 
他究竟是强者,还是弱者?
 
回到家。
 
丁梦妍跟江策进了客厅,就看到丁启山坐在沙发上拿着笔不停的写着,时不时还挠着头苦想。
 
“爸,你回来啦。”
 
“嗯。”
 
“市里头怎么说?”
 
丁启山头也不抬的说道:“结果出来了,明天就是负责人的接任大典,我代表部门去参加。如果能够跟负责人攀上关系,以后定能飞黄腾达。”
 
丁梦妍走过去看了眼丁启山写的东西,“爸,你这写的都是些什么啊?”
 
“礼物。”
 
“啊?你要给谁送礼啊?”
 
丁启山说道:“这不废话吗?去参加接任大典难道要空着手去吗?不得准备点东西?只是我摸不准新任负责人的脾气喜好。送的便宜了,怕被嫌弃;送的贵了,又怕被说三道四。女儿,你来帮我参考参考。”
 
丁梦妍摇了摇头,“这我哪懂。”
 
江策走了过来,看了眼丁启山写在纸上的礼物,大多都是一些比较珍贵的东西,作为礼物确实都不错,问题是,江策对这些东西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笑着说道:“爸,我觉得吧,这些礼物都太俗了。”
 
“嗯?”
 
“这些礼物你能送,别人也能送,凸显不出你的诚意。”
 
丁启山点点头,“有点道理,那你觉得该送些什么才好?”
 
“酒。”
 
“酒不是更普通?”
 
江策说道:“要西境阳俊字号的老酒。”
 
“哦?有什么讲究吗?这酒很昂贵?”
 
“并不是。”江策解释道:“西境的生活非常艰苦,每一名战斗的士兵想要喝一口酒都是奢望。而这种阳俊老酒既便宜又够劲儿,是底层士兵最爱喝的一种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