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原创美文 > 新秀美文 > 文章内容

写景散文_冬之蝶

时间:2019-10-13 10:02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冬之蝶(一)
 
都说时光短暂,青春总会成为回忆,生命总会走到尽头,百花争艳,不过是盛在一个春天,光辉事迹,不过是过眼云烟,就像是再美的蝴蝶,也不过飞舞一个秋……
 
——题记
 
寒冷的风载着欢快的雪精灵,将在人间。叶还未掉光,燕还未飞完,初雪就已纷纷扬扬在这天地间。
 
麻雀不再嬉戏,悄悄躲回屋中赏雪;人们也待在家中,可能是怕坏了雪景罢!街上静得像是半夜,任凭雪为万物渲染白色的绣图。
 
此时的雪,静的就像贤惠的女子,穿着白纱裙跳舞。
 
而此时的校园中却别有一番景象:同学们三五成群,有的在雪地上踩脚印:有的用袖子接雪花,而能看得到最多的,便是男生女生混在一起,从地上抓起一把雪,砸向对方,尽管手冻得通红,冷得发颤,却还是不放下手中的雪球。因为——我们为了这场初雪,盼了很久,很久。
 
此时的雪,调皮的就像入世不深的单纯孩子,逗着他们笑,逗着他们玩。笑声、闹声传入空中,随即消散。
 
这冬日里的第一场雪,下的很大似乎是为了不辜负人们对它的期盼。大片的雪花落在房上、树上、跑道上、同学们的身上,就像是——冬日里的白色蝴蝶一样,它们那薄薄的近乎透明的翅膀,好像占了暮霭霞光一般,闪着迷离、微弱的光亮。
 
我突然有一丝感动。也许,蝴蝶的生命并不是完全消失了的,它们的灵魂寄托在了这些雪花身上,再飞一次,疯狂的非,那么的纯洁,犹如粉妆玉琢,时间总会给你惊喜,冬日的蝴蝶,落入地上融化,也许这才是终极死亡。
 
然而,一瞬间是美丽的,盖满了屋顶、马路、压断了树枝,隐没了种种物体的外表,漫天飞舞的雪花,使天地溶成了白色的一体。
 
初冬,像一位美丽高贵而又矜持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重生的第二次生命——冬之蝶。
 
爱在冬天(二)
 
每当我读到南北朝代范雪诗人写的“昔去雪如花,今来花如雪。”这首诗时,我就会想到冬天那雪白和纯洁的风景。
写景散文_冬之蝶
冬天是一个雪白、洁白和纯洁的季节。当冬天即将来到的时候,冬姑娘带着哪些像小精灵一样的雪花来接秋姑娘的班。秋姑娘把它那些娇嫩的菊花、树上枯黄的树叶、在天空中飞舞的燕子和凉风习习的秋风都带走了。
 
当我们走进冬天的山林里,我们会看到冬天送给大地那银光闪闪的银装,给大树穿上了一件冬棉袄,又给房子加固了一层厚厚的冰霜,还给小朋友们带来了欢乐。
 
当我们走到江上的时候,江里的水在冬天里已经结成了像围墙一样坚固的冰,就算一个大力士也不会把它敲碎。我们走上去看到有许多的人在江上玩耍,有滑冰的,有玩冰车的,还有玩打雪仗的……我们还会听到有许多人在尖叫,在那里,有一辆黄色的摩托车,后面有三个雪圈,我和爸爸妈妈坐在上面,的确非常刺激。我们堆起了雪人,我和妈妈用力地推,推出了很大的雪球,又捡了几颗小石子和小木棍,分别做眼睛、扣子和手臂。我们推完了雪球有戴上了帽子,我们一起打雪仗,我们玩非常开心。
 
冬天,给人们带来了欢乐和喜悦,还给地球穿上了银光闪闪的银装,让我们的地球更加美丽。爱在冬天,我爱冬天。
 
冬之遐想(三)
 
冬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那如火一般红的山头,在寒风吹来的那一瞬间,整个山成了白茫茫;几片雪花便从云层跳到山峰,跳到那密密的树林,跳到美丽的村野,跳入院子,跳入孩子的一双手心里,跳入到坚硬的土地上——硬如钢铁一般的土地。
 
那样美,那样娇,又那样寒冷的一枝腊梅,可以惊艳整个冬天。一滴雨,可以让花儿垂下高昂的头。一阵风掠过,树上出现冰花,朵朵晶莹,屋檐滴下的水凝聚成冰,整个都是冰的世界。反正,冬天不给人温暖的感觉,但却有着一丝美丽。
 
冬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一艘渔船停于江面,一个白头老翁坐于船中,一人在江心垂钓,但岸边庭院里的墙角,总有一抹淡淡清香,那是一枝腊梅。
 
而关于冬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一段故事,在《论语》之前,在《周易》之前,在女娲补天之前,孩子们在玩雪,动物在雪地里找食物,妇女们在溪边洗衣时,感受到了水的血脉……人们感到惊讶,互相诉说,他们于是决定将嘴噘成:“O”形,用一种愉悦的声音为这个季节命名——“冬”。
 
冰又可以丈量河水了。有的丈量宽度,有的丈量深度,有的丈量水的蓝度,有的丈量水的透明度。但冰却并不是很好的数学家,它们算了半天,也算不出结果。
 
冬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幻境的迷雾,我像走访那踯躅在遥远年代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