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原创美文 > 新秀美文 > 文章内容

城市人间,艰难求学路

时间:2020-01-16 15:30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又是一年开学时,每年的8月底9月初是我国中小学生及大学生一年一度的新学期开学时间。
 
每当金秋来临的开学前夕,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随风而去的上学求学往事。
 
一般情况下,能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的事情,要么是幸福快乐的事情,要么是艰难坎坷的事情,但我一路上学求学的经历,对于我来说,绝对是崎岖不平且艰难坎坷的事情。
 
虽然我学校毕业参加工作已经十多年了,但这么多年来,每当我遇到人生的低谷、事业的不顺和生活的烦恼后,我就默默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崎岖坎坷的求学路造成高考失败导致的结果。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是中国人的传统思想,在我们这个追求功名利禄的浮躁社会里,要想脱离体力劳动,要想发家致富,要想改变命运,就必须好好读书考上理想的大学。
 
我从小生长在太行山东麓的一个小山村,特别是八十年代初,农村的教育质量还比较低下,农民的教育观念也比较落后。
 
我们那个山村有自己的村办小学,乡里有乡办初中,所以大部分孩子都能上到初中毕业,但要想上高中就非常困难了,我们县共有三所高中,其中一所在县城,另外两所在别的乡下。
 
我们乡下初中每年能考上高中的几乎没有几个人,特别是能考上县城高中的更是寥寥无几,听父亲说好像在我们这样的乡下初中隔两三年才能考上一个县城高中。
 
根据每年高考升学率分析,乡下的那两所高中几乎每年没有学生能考上大学,大部分学生高中毕业后就走向社会参加工作了。
 
县城高中的考大学升学率能达到百分之五十。
 
因此,对于广大的农村孩子来讲,能考上县城高中几乎是人生的最大追求,也是每个家长的最大夙愿。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小学毕业后自然而然地上了离家较近的乡下初中,但在我上初一的整个一学年期间,我父亲一直在考虑我初中三年毕业后,到底我能不能考上高中,特别是县城高中。
 
听母亲说,我父亲在农闲时,自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老往乡里县里跑。
 
后来母亲才告诉我,父亲听说县里的初中上县城高中的机会比较大,于是父亲去乡里县里想办法找熟人,想把我转学到县里的初中上初二初三,以致两年后能顺利考上高中。
 
但在九十年代的农村,父亲做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人,要想实现这个愿望谈何容易呢?父亲连续跑了好几个月,陆续找了好多人,还是办不成,每次回到家闷闷不乐,但当时只有母亲知道父亲的心思,我做为十几岁的孩子当时真的不知道父亲每天烦恼的具体原因是因为给我转学的事情非常渺茫,只是明白父亲一直要求我要好好学习,刻苦努力,争取考上高中。
 
人生就是这样的奇怪,在我父亲努力无果失望之余,在一个偶然的场合,老天爷向我父亲伸来了援助之手。
 
在我初一结束的暑假里,父亲去邻村参加亲戚家的结婚典礼,正好和父亲姨姨家的儿子坐在一起吃饭,也就是父亲的表弟吧,我应该叫叔叔。
城市人间,艰难求学路
在吃饭聊天过程中,这位叔叔无意中问我父亲孩子上几年级了,学习怎么样,父亲简要说了一下,但父亲同时提到这所学校的学生考高中太难了,希望给孩子往县城中学转转学,让孩子有机会上个高中,以后能考上大学改变一下命运啊。
 
叔叔马上就说,他的一个同学在县城一个初中当老师,我给你问问吧,看能不能转到那个学校。
 
原来这位叔叔在县城一家银行工作,他有好多同学都在县城的各个行业工作。
 
但我父亲先前只知道他在县城上班,不知道他在学校有熟人啊。
 
父亲当时就很激动,仿佛在黑暗的夜空中看见皎洁的月亮一样,当场用朴实的语言感谢了这位叔叔。
 
幸福总是离我们很遥远,但只要我们坚定信念好好生活,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我相信老天会看见的,同时也会奖励我们,有时候幸福就会突然来敲门啊!在和叔叔分别一个礼拜后,父亲接到了叔叔的捎信,让父亲去县城找叔叔见面。
 
九十年代初的农村还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了,因此当时的通信是比较麻烦的。
 
叔叔想方设法找到了我们村在县城上班的一个人,才通知父亲去县城找他。
 
于是,父亲第一时间骑上自行车匆匆忙忙的去了县城,到县城的商店里,买了些水果和面包,父亲虽然不知道这位叔叔能否办成,但善良的父亲觉得毕竟是人家在尽力忙自己的忙,不管能否办成,心里觉得都应该感谢人家。
 
父亲带着简单的礼物去了叔叔家,叔叔很热情地接待了父亲,在九十年代初这位叔叔已经在县城住上了楼房,当时与广大的农村朋友相比来讲已经生活的很好了啊!叔叔开门见山就告诉了父亲,他已经和他的同学联系好了,已经答应让我初二新学期开学就到县办第二中学上学,县办第二中学虽然离县城有五六公里,但这是我们县比较好的初中。
 
父亲当时就高兴的产生了幻觉,难道这是自己瞎想的吗?父亲激动地再一次寒暄来感谢叔叔的帮助。
 
后来,父亲告诉我那天下午他基本上是嘴里哼着歌曲脚上蹬着自行车轻轻松松地回到了家。
 
随着时间的流逝,初中二年级新学期开学的日子到了,我在父亲的努力帮助下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比较大的人生转机。
 
我从乡下初中转学到县城中学上学,离别了父母和乡下的同学,告别了村里的山山水水,一个人独自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求学,同时也是第一次开始过独立但不自主的生活。
 
县城中学离我们家二十公里远,因此我只能住校学习,学校规定两个星期放假回家一次。
 
二十多年过去了,至今我仍然清晰地记得我离家求学告别父母第一次出远门的那天早上,当时在农村还没有公交车,更谈不上私家车了,父亲专门让我本家的一个叔叔开着他的货运卡车送我上学。
 
本来父母亲都想送我去学校,但由于是货运车,司机室里除了司机只能坐两个人,这样只好父亲送我比较合适,因为住校,父母给我准备了被褥和好多衣服等行礼,上下车搬运父亲比较方便,因此我跟着父亲、叔叔踏上了开往新学校的路程。
 
在我上车离别的那一时刻,我永远忘不了母亲含着泪水对我说的话,母亲对我说,让我一个人去外面求学是为了考高中上大学,为了自己更好的未来,虽然我刚十三岁,但必须离开父母离开农村去外面学习外面发展,不要象父亲一样一辈子在农村起早贪黑辛辛苦苦,日子过得这么紧张,希望我尽力刻苦学习,但在学习的同时也要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保重好身体。
 
在传统文化中,母亲总是对儿子的远离依依不舍老泪纵横,父亲心里也很难过但比较坚强,父亲对母亲说,你放心吧,我去学校把儿子安顿好,儿子再过两个星期就回来了,这是去县城上学,是好事,不要太难过了啊。
 
叔叔的车终于开动了,我和母亲也终于忍痛分别了,车走了三分钟后,我回头远远的望去,母亲还呆立在原地远远地向我们卡车远离的方向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