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学生美文 > 花样青春 > 文章内容

遥望南方的童年观后感800字

时间:2019-10-02 10:02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遥望南方的童年
 
我是在和菜头的博客上发现这部电影的,画面的质量和镜头运用一开始让我以为是地方电台拍的方言电视剧,但影片的头十分钟深深地吸引了我,那迎面而来的乡土气息、不夸张也不煽情的情节、人物之间简洁而有张力的对话,使得画面质量等不足之处慢慢地淡出我的关注范围。
 
近一年来,诸如《画皮》《投名状》之流的大制作一次又一次地幻灭我对国产电影剩余的一点希望。而这部小成本电影,却重新点燃我对国产电影的信心,至少我知道,还有良心未泯、想要踏踏实实做点事情的导演,在用电影这种媒体,替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们发出一些呼声。
 
这部电影没有一个镜头是在江西农村外拍的,但题目中的”南方“却无处不在。南方,村民、孩子的父母们打工的地方,成为一个缺席的存在。它存在于如同李响那样的少年的梦里,存在于秀秀那样的留守孩子发出的问题里,存在于无数背井离乡为了生计远赴南方的打工者的生活里。这不是那地理意义上的南方,江西在中国地图上已经算是南方了。这是经济政治意义上的南方,一个将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为廉价劳力的南方,一个以压榨农村劳力以降低生产成本创造经济奇迹的南方,一个寄托着农民致富美梦的南方,一个让留守孩子失去父母、让夫妻分隔两地、让家人不能团聚的南方。
 
易老师的幼儿园是电影的主线,所有其他人物的际遇都是围绕着幼儿园的建立、发展、解散而出现的。这个幼儿园的遭遇反映了许多农村现实存在的问题,比如易老师的同学、乡教办办事人员说到的,办幼儿园需要相应的条件,而且是硬性规定。但这个规定很明显脱离了农村的现状。先不说一个村有多少人能通过师范专业考试,就说那买车的四五万元钱,有多少人能出得起呢?易老师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一千多(现实中真的有多少还要打个问号)。他听说要好几万买部车时,他说了句“个买的起?”(这买得起?)。轻轻一句话,其中多少辛酸。
 
没有政府支持,农民自办幼儿园,却不得不因为”不达标“而关闭,留守孩子们无处可去,只能像可怜的坨坨一样,坐在树下盼望父母早点回来,盼望有个温暖的家庭关怀自己。
 
看了这个电影,我真是很担忧留守孩子的心理健康。孩子是敏感的,像坨坨那样在幼儿班被冤枉了却没有父母替自己说话,只能跑到树下委屈地坐着。从小他们就知道自己是不受欢迎的、是长辈的累赘。这样长大的孩子,怎能认为自己和别的孩子一样,是有价值的、是值得爱的?他们又怎么敢像其他孩子一样说出自己的需要、肯定自己的情感?他们所能做的,只能是把一切需要和情感藏在心里。
 
痛苦的不光是孩子,还有离家打工的大人们。像秀秀的妈妈,被迫无奈离开孩子,回家时孩子连妈妈都不认得了,丈夫也另觅新欢,她不得不再次踏上去南方的旅途。像文才,妻子撇下他和还在吃奶的婴儿跑了,他不得不将襁褓中的孩子托付给易老师,走上寻妻的道路。可是找到了又能怎样?妻子会跟他回来吗?回来了就不会再跑了吗?无辜的孩子何时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
 
电影有一些美化易老师这个角色的地方,还有一些也许是为了通过审查不得不做的妥协。但在中国的大语境下面,这都是可以理解的。在假大空横行银幕的今天,这已经是很有良心有勇气的作品了。
 
出于工作需要,我也曾访谈过一些打工者,曾与他们一起欢笑、感叹、忧愁、流泪。但与这部电影比起来,我感到自己做的还是太少,太浮躁。这让我觉得羞愧。我深深知道做打工者题材是如何不易,将之用适当的语言表达出来更加不易。为这部电影,我向导演易寒致敬。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片子,需要像易寒这样的导演,让我们看到浮躁虚假的空气底下,土地真正的颜色。
遥望南方的童年观后感800字
(二)
 
童年的望峰岗小街不宽,长不过几百米,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是世界。
 
小街的西边是跃进门和火车站,东边是工厂,梧桐树点缀在街道的两旁。粗壮的梧桐树枝叶繁茂,这些树依偎在一起,几乎遮住了半边天,小街变成了一条阴凉的林荫道。人们惬意地走在树荫下享受着阵阵阴凉。
 
街头住着一个老豆腐西施,她会准时拖着装满一板车的豆腐从这条街上走过,伴随着豆腐西施的吆喝声,宁静的小街一下子热闹起来。
 
来了各种各样的手艺人:理发师傅挑着剃头挑子;补锅师傅的担子,一头是一座火炉,一头是装铁锅的筐,里面装了好多的铁锅;还有走街串巷的货郎……
 
小街的南边有一大片空地,经常有不知从哪儿来的玩杂技的,还有说大鼓书的。曾经有一个玩杂技的中年人赤裸着上身,在众目睽睽下把一个大铁蛋吞进肚里,并让人摸摸他肚子里的大铁蛋,证实没做假。经过他一段时间的运功发力,居然从嘴里吐了出来,并带有胃里的食物,围观的人都瞠目结舌,以后再没见过这样的功夫。
 
我最喜欢的是说大鼓书。只要说书人把它那一个牛皮战鼓一支一敲,两块铁板一响,很快就会有人聚拢来,我也会跑过去。因为是小孩子的原故,我每次都挤在前面。说书人讲着《杨家将》、《岳飞传》、《三国演义》等古代故事,还有《平原枪声》、《铁道游击队》、《林海雪原》等现代战争故事。我的心好象被说书人抓去了一样,对英雄人物充满钦佩,幻想长大了也能成为那样的英雄。
 
每当说书人讲到最精彩的地方,总要拿着腔调,故意停下来,把鼓一敲,说一声“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往往这个时候很是着急,不听到故事结束,是不愿意走出来的。
 
小街两边散布着一些公家店面,因里面的商品大都是凭票定量供应,所以少有人光顾,时常会有一些做工的人在门口抖抖身上的灰尘,进到店里,在酒桶里舀一碗酒放到柜台上,并打开自己带的纸包,里面是下酒的菜,在柜台边吃边喝,享受劳累之余的快乐。当他们看到有小孩在场,会收敛些恣意,故作正经状,小孩们都被逗笑了。
 
小街东边的机厂门口有个大礼堂,里面经常重复演着话剧和放映电影。进去不需要门票。我拉着弟弟和其它小孩一样顺着人群拥进去。里面座位上和过道上已满是人,不少是前几场演完却没有出来的人,他们对剧情和人物已熟悉,并热情地对新进场的人绘声绘色地讲解着,并不时说出些花边新闻,感觉这里像是个大聚会,热闹而有趣。
 
街面上还会经常有一个老头扛着一口葫芦一样的黑锅,他的脸和手都是漆黑漆黑的。小孩子特别喜欢,因为他能将米变成白白的爆米花,特别香特别脆。
 
一看到有爆米花的,弟弟会立刻欢呼雀跃,从家里挖一碗米,飞也似地冲向爆米花场地。现场早就围满了大小的孩子们,大家有秩序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将爆米花的摊子围在中间。各家的原料也都装在不同的容器中,依次摆成长龙放在爆米花机前面。不管等的人再多,爆米花的老人总是坐在矮矮的板凳上,带着棉线手套的手气定神闲、不紧不慢地摇着。
 
米花爆好,拿回家,弟弟会拿出三个碗,姐弟三个每人一碗,边吃边笑。
 
也许望峰岗小街并不美好,但它有着童年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