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学生美文 > 学生随笔 > 文章内容

优美文字-君心不轨

时间:2018-07-26 17:04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君心不轨
 
 
文章主角:风惜月,拓跋烨;叶来香著
文章摘要:“是我偷的,当年宫初月听闻我妹妹救了你的事情,心中百般嫉妒,就来找我商量,并且许了我很多好处,让我帮她对付惜月,她想了个偷龙转凤的计策,让我偷到了真的玉扳指,并且做了假的给了惜月!”拓跋烨咬牙切齿,“好!很好!好一个偷龙转凤,好一条恶毒的计策,朕与惜月这些年来就被你们玩弄在掌心,你们是不是十分得意?”
文章情节:自从之前拓跋烨和拓跋坤一同去了王府,就一直将风惜云软禁在宫中,虽然未曾受到多少皮肉之苦,不过风惜云却依然每日胆战心惊。这一日,她才刚刚歇下,就直接被宫女从床上拽了下来,匆匆披了件外衣就直接拖了出去。风惜云简直是一脸迷茫,这大半夜的,这些人要将她带到哪里去,她刚要高声呼叫,就被直接用布头塞了嘴巴,一名身形健壮的管事嬷嬷厉声道:“安分点,皇上有话要问你。”知道是拓跋烨找她,风惜云确实是安分了不少,她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生死都在拓跋烨的手中,自然要乖乖的,当然,这表面的乖顺之中还带着不少私心与算计。风惜云被带到殿中,跪在了拓跋烨的面前。拓跋烨命人摘去了她口中的布头,“风惜云,朕有事要问你,你最好老老实实的给我说出来,现在,朕想知道关于月儿的事情,你把你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朕!”风惜云眼珠子转了转,“皇上,我与月儿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优美文字-君心不轨
所以,她的事情我是真的不太清楚。”拓跋烨微微眯眼,“哦?听你的意思,这是不想说了?”风惜云低着头,丝毫没有看到拓跋烨眼底的冷光!拓跋烨心中怒气涌动,下一秒,一柄长剑直接穿透了风惜云的肩膀,这突如其来的剧痛让风惜云惊叫不已。“闭嘴!”拓跋烨厉声呵斥,就见到风惜云连忙闭上了嘴巴,只疼的眼泪滚落,他面色狠厉道:“风惜云,当初丞相府满门抄斩的时候,朕顾念你是月儿的姐姐,所以才饶你一命,不过既然今日你不识好歹,那么朕现在就可以斩了你!”拓跋烨此时面若罗刹,手中长剑上血液滴落,周身煞气翻腾,风惜云吓得瑟瑟发抖。突然间,一股难闻的尿骚味弥漫开来,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风惜云吓的失禁了。“皇上饶命,我愿意说!我什么都愿意说!”拓跋烨冷眼看她,“哦?你先前不是说什么都不知道么?”“知道,我什么都知道,皇上,其实当年救了你的人是风惜月。”纵然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如同从风惜云的口中听到这件事的真相,拓跋烨的心中还是愧疚无比,痛苦难当,原来这么多年,他真的是错怪了月儿。拓跋烨手握成拳,“那么那玉扳指又是怎么回事?”风惜云哭着说道:“是我偷的,当年宫初月听闻我妹妹救了你的事情,心中百般嫉妒,就来找我商量,并且许了我很多好处,让我帮她对付惜月,她想了个偷龙转凤的计策,让我偷到了真的玉扳指,并且做了假的给了惜月!”拓跋烨咬牙切齿,“好!很好!好一个偷龙转凤,好一条恶毒的计策,朕与惜月这些年来就被你们玩弄在掌心,你们是不是十分得意?”风惜云连忙磕头道:“皇上,我最多只是帮凶,那宫初月才是主谋啊,那死去的萧遥就是宫初月为了陷害惜月而逼迫的,事实上,萧遥和惜月之间清清白白,还有佑儿,确确实实是皇上的血脉!”
事到如今,风惜云也知道自己或许没有什么好结果,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让自己死得没那么难看!当然,她说的一切可都是真的,虽然陷害风惜云的时候她确实也不清白,可是比起宫初月来,她做的那些倒是可以忽略。风惜云如今就盼望着拓跋烨能够看在自己是风惜月唯一亲人的面上,饶她一命!于是,风惜云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无巨细的告诉了拓跋烨。“皇上,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还望皇上饶我一命!”拓跋烨早在听到这桩桩件件的时候恨不得将眼前人和那宫初月碎尸万段了,这些人何其丧心病狂,竟然能想出这么多害人的毒计!“右相的死,是否和你们有关?”“皇上,我再怎么糊涂,也不会想要害死自己的父亲,事实上,父亲的死应该和宫家人有关,他们一直忌惮父亲,能有此举也不足为奇。”拓跋烨闻言只觉得浑身气血上涌,他双眸隐隐有血色,想到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风惜月竟然遭受了这么多的痛苦,他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杀之而后快!拓跋烨举起手中长剑,正要朝着风惜云刺去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拓跋坤突然上前拦住了他,“皇兄且慢!”拓跋烨神色冷冽,“你要为她求情?”拓跋坤连连摇头,“臣弟怎么会为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求情,臣弟只是觉得,既然如今罪证确凿,应该将所有相关人员都喊来才对!”拓跋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九弟你说的对,只杀了风惜云一人何以解恨,那些曾经参与陷害过月儿的人,朕一个都不会放过!”于是,当天夜里,整个京城之中人人自危,拓跋烨直接出动了禁卫军抓人,不过半个时辰,相关人员就一一到场了。巍峨庄严的大殿之中此时灯火通明,拓跋烨神色凛然的坐在那高高的皇位之上,拓跋坤则站在他的下首最近的地方。殿中已经跪了不少人,看着形形色色,并没有多少关联,有太后身边的姑姑,也有当初偷了风惜云簪子给宫初月的丫鬟,有诬陷风惜云做了假玉扳指的玉匠,就连宫初月的父亲,身为左相的宫清良也被禁卫军带了过来。宫清良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他状似恭敬的冲拓跋烨行了礼,语气颇为强硬道:“皇上,不知道皇上深夜将老臣带入宫中,到底所为何事?”拓跋烨只冷冷道:“左相莫急,等人来齐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宫清良隐隐有些不安,这种感觉在他见到自己的女儿宫初月也被人带到殿中的时候变得越发强烈起来。父女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对于即将要面临的事情多少有了一些猜测,尤其是宫清良,他到底是在朝堂多年,皇上如今的阵势让他感觉,或许,今日他们逃不掉了。拓跋烨看都没有看宫初月一眼,只直接吩咐人将风惜云带上来。
此时的风惜云早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光鲜亮丽,头发乱糟糟的披散在脑后,穿着一身灰扑扑的囚服,肩膀上一滩血迹已经干涸了,整张脸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格外苍白。宫初月的心中突然有些发慌,她下意识的绞紧了手帕,恭顺的给拓跋烨行礼。拓跋烨丝毫没有让她起来的意思,只突然拍案而起,龙颜大怒道:“今日朕将你们聚集在此,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若是谁有胆敢说一句谎话,株连九族!朕说到做到!当然,若是之前说了假话,但是今日改了,朕也会既往不咎。”被拓跋烨这么一说,在场的人更是胆战心惊!“九弟,接下来你来审问!”拓跋烨的话音刚落,就见到拓跋坤面无表情的一个个开始了审问,宫初月则此时一头的冷汗,她跪在那里,久久不敢抬眼看拓跋烨,眼角的余光更在扫到风惜云如今的模样之后越发忐忑了几分。拓跋坤第一个问的,就是那偷了玉扳指的丫鬟,她自知今日若是不放聪明一些,铁定逃不过去了,
优美文字-君心不轨
十分干脆的承认了自己诬陷风惜月的事情。那丫鬟本就是趋利避害的人,如今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哪里还敢有半分隐瞒,不但将当年宫初月指使她时的细节一一交代的清楚明白,甚至还拿出了一份宫初月收买她的证据。有了第一个,接下来的人就更加迅速的交代了。而这些人或是被宫初月给收买利用,或是被她威胁逼迫,针对的,自然是风惜月。宫初月听到这里,整个人已经彻底懵了,她连连叩拜道:“皇上,臣妾冤枉!这些人来历不明,分明是信口开河,一派胡言!”拓跋烨冷哼一声,恰巧这个时候,拓跋坤已经问到了太后身边的姑姑,关于太后中毒的事。那位姑姑仔细回忆道:“其实那日太后是食物中毒,与皇后送去的药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想来,皇后之前是被迁怒了。”其实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位姑姑口中的迁怒,其实是冤枉的意思,可是曾经给风惜月定罪的是拓跋烨,没有人敢说皇上的不是。风惜云此时突然开口,“皇上,那件事我知道,那毒是宫初月下的。”宫初月脸色惨白,激动喊道:“你胡说!”风惜云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皇上,我说都是就真的,事到如今,我知道难逃一死,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宫初月看了拓跋烨一眼,见到他神色冷然,显然是已经相信了风惜云的话,当即吓得瘫软在地。“皇上,这是污蔑!”一直没有开口的宫清良知道大事不好,连忙跪在地上,他心里明白,一旦谋害太后的罪名落到了身上,他们宫家,谁都逃不了!“左相,看来,你是笃定了朕找不到你们残害右相一家的证据么了?”宫清良一愣,只觉得周身发冷,“皇上息怒,臣不敢……”“不敢?朕看你敢的很!你们宫家人欺君罔上,一次次的陷害皇后,将朕玩弄于股掌之间,你们是不是很得意?”宫清良和宫初月知道大势已去,连连告饶。
 
点击《君心不轨》txt内免费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