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

继女

时间:2018-08-13 09:57来源:原创点击:0 ...
叶子在十岁那年,成了方女士的继女。也是在那一年,她被自己的父亲从乡下老家接进了城里的新居所。是的,只是居所,她不太愿意称之为家。
 
她的家从爸爸妈妈离婚的那天就已经散掉了,只有在梦里才能够拼凑完整。
 
而那个安坐在桌子前面的女人,像看垃圾一样嫌弃地望着叶子。
 
爸爸推搡着叶子,“这是你方阿姨。”
继女
叶子没有说话,她下意识地排斥这个女人。为了妈妈,也为她自己。
 
女人盯了她一眼,只冷冷的说了一句,“地板我刚刚拖过,你换拖鞋进来,别弄脏了。”
 
叶子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直直地梗在那里。她的鞋子和裤子边角上都沾了泥点,但衣服是洁净的。明白地被指出来要换鞋的时候,还是觉得窘迫。
 
气氛一时有点僵滞。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到爸爸按了按她的肩膀,爸爸说,“乖宝,别愣着了,快点换鞋咱们吃饭。”
 
爸爸喊她乖宝,言语里却顺着那个女人。叶子分明地意识到,她已经不是爸爸的宝贝了。
 
2
 
方女士无疑是个漂亮的女人。
 
她穿着素色的长裙,长发披洒在肩头,很难让人看出这个女人生育过两个儿子,已离过一次婚。
 
其实她只比叶子的妈妈小三岁,但她长着一张白净平滑的脸,那是没有受过风霜的人才有的一张面目。
 
因为这样,爸爸才不要妈妈的吗?叶子心里有了隐隐约约的猜测。
 
两个人换鞋进了门,爸爸招呼着叶子一起进厨房端菜。方女士坐在椅子上,安静地饮着清水,一直没有起身。
 
菜很清淡,装在白底蓝边的盘子里,浅浅的覆了一层。
 
叶子扒着白饭,看着爸爸不停往方女士的碗里夹菜,温温柔柔的样子。但他偶尔也会记起自己缩成一团的女儿,转过头说一句,“叶子,多吃点,想吃什么自己夹。”
 
很快又对着自己的新妻子献起了殷勤。
 
叶子只吃下去了半碗饭。她已经开始想念妈妈做得堆得高高,装在粗瓷盆子里的酱菜,那样得有滋味。
 
“我们家不留剩饭。”方女士又说。叶子却在她平静的眼神里看出了讥讽与刻薄。
 
“听你阿姨的,咱们都吃干净,别浪费了。”爸爸乐呵呵地放下了准备收拾碗筷的手,又给自己加了饭,陪着叶子继续吃起来。
 
3
 
度过了最开始的难熬的一个多月,叶子也渐渐开始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上完厕所要冲水,早晚都要漱口,垃圾放进垃圾桶,洗碗池里的碗筷绝不能过夜,睡觉要换上睡衣——她是没有准备睡衣的,方女士拿了她自己的两套给叶子穿,后来周末又带着叶子去买了几件。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在生活起居上,从来不会落人口舌。她只是不经意地表达自己的忽视和嫌弃。
 
方女士的肚子,渐渐的鼓了起来。原来她怀孕快四个月了。
 
爸爸说:“叶子,你很快要有个小弟弟了,高不高兴?”他脸上的笑意遮都遮不住,像买彩票中了大奖,或者是打牌赢了钱。
 
“高兴的。”叶子点点头,乖巧地答道。
 
妈妈告诉叶子,去到爸爸的新家要听话,不能惹事。叶子只要做爸爸的好女儿,就不会受委屈。
 
可是爸爸现在不是叶子一个人的爸爸了。妈妈没有告诉叶子,这样的话,她该怎么办。
 
4
 
方女士的孕期反应很重,一点油烟味都闻不得。
 
爸爸在房间里哄着方女士吃进口的车厘子。听说很贵,叶子不知道很贵得多贵。在老家她也经常能吃到水果,山里的野果子,还有邻居家树上结的桃李橘子。
 
不过她最喜欢吃的还是芒果,黄澄澄的,有股奇妙的香气。
 
妈妈说芒果很贵,大点的要八块钱一只,都够买半斤肉了,她觉得不划算,偶尔才会买一两个给叶子尝鲜。
 
车厘子比芒果还要贵吗?爸爸也给叶子拿了几颗,她不是很喜欢。爸爸没有记得给叶子买芒果,他可能已经忘记这是叶子喜欢的水果。
 
叶子挥动着锅铲,一边听着爸爸哄方女士吃东西的声音。
 
他以前从来没有那样耐心地哄过妈妈,他们总是争吵,不大吼大叫都少见得很。
 
爸爸说方女士现在不能进厨房,不然她会呕吐,对大人小孩都不好。但是爸爸不会做饭,他知道叶子在家和妈妈学了一点。
 
于是叶子主动提出由自己来做饭,虽然会辛苦一点,但是这样做的话,爸爸才不会为难。
 
叶子漫无边际地想着。不知道爸爸会不会趴在方女士的肚子上,小弟弟会不会踢他?
 
她最近爱上了思考,因为很少人有耐心和她讲话。叶子有些羡慕起弟弟了,弟弟一定会是在期待中降生的小孩,他的爸爸妈妈都很爱他,都陪在他的身边,这多幸福啊。
 
5
 
叶子做了红烧肉,这是她最擅长的菜。因为妈妈说爸爸很喜欢吃,叶子自己也喜欢,妈妈也喜欢,叶子想,学了这道菜可以满足一家人,实在是太厉害了,于是学得格外用心。
 
红烧肉要用五花肉最好,但考虑到方女士不爱吃肥肉,叶子只拿了点肥肉熬油,下锅炒的大部分是瘦肉。
 
因为离的太近,肉跳到热油里的时候,叶子被溅出来的油滴烫到了。但是她还是忍着痛继续炒,直至炒出焦红的糖色,香气四溢。
 
方女士看上去很瘦,叶子不喜欢方女士,但是她还是期待小弟弟的,那也是爸爸的孩子,是叶子的弟弟。如果方女士多吃些肉,弟弟就会快点长大。
 
她想得很美好,但几乎红烧肉一上桌,方女士就开始捂住嘴巴,干呕了几下,没能忍住,一下子吐在了地板上。
 
酸涩的气味弥漫开来,伴随着可怕的呕吐声。
 
爸爸急坏了,心疼地不停拍方女士的背,连溅到身上的污渍也不在意。
 
叶子有些无措,她知道自己好心办坏事了。
 
“你端回厨房去吧,自己先吃,我带你方阿姨去房间休息会儿。”爸爸没有看叶子,等方女士缓过劲来,就扶着方女士进了他们的房间。
 
叶子默默地收拾了呕吐物,又拿牙膏涂在了已经通红的手臂上。虽然丧失了食欲,但她还是听话地坐在厨房的塑胶小椅子上,一边大口地嚼着红烧肉,一边掉眼泪。
 
爸爸不是她的爸爸了,他在和她生气,因为方女士和小弟弟。
 
6
 
那天之后,爸爸没有让叶子再做饭。他找了一家饭店,定时给方女士送孕妇餐吃。
 
没多久,暑假结束。叶子开始在新学校上课。
 
爸爸送了叶子一个星期,然后他解释说自己太忙了,要工作,还要照顾怀孕的方女士。叶子已经是四年级的大孩子,他相信叶子可以自己上下学。
 
叶子拿着公交卡,按照记忆的路线去到学校,因为不熟悉,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她迟到了,被老师罚站一节课。
 
陌生的老师和同学都注视着叶子,来自四面八方的好奇的目光,让叶子迟迟不敢抬头。
 
她想家了,想妈妈,想以前的朋友们。十岁的叶子,第一次尝到了孤立无援的滋味。
 
“叶子在学校还适应吗?”晚上做作业的时候,爸爸送了一杯牛奶进来,温和地问道,十分关切的样子。
 
“还好。”其实是不太好,但叶子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敷衍着回答。
 
她接过杯子,很努力地吞咽着牛奶,唇边的小绒毛上粘满了白色的奶渍。叶子其实不喜欢牛奶,但她不敢说。
 
她害怕拒绝爸爸难得的好意,爸爸会觉得她不懂事。从前她是无法无天的小霸王,趴在爸爸的背上,让爸爸背着她在村子里散步,她喜欢和爸爸玩骑大马的游戏,爸爸也很顺着她。
 
她发觉自己变得小心翼翼了。
 
“有什么要求就和爸爸说,爸爸会尽量满足你的。”爸爸摸着叶子的头顶,他知道这些日子有些忽略了女儿。
 
叶子眨眨眼,差点又哭了。
 
她憋住眼泪,想了一会儿,抬起头,和爸爸说:“新学校的课程比之前难,老师讲得很快,同学们好像都能听得懂,我有点跟不上了。”
 
她摊开作业本,很多个鲜红的叉叉。在老家她是班上的前几名,但现在的学校步伐太快,让她有些气馁。
 
“老师说,让家长陪我们做作业,帮我们纠正错误的地方,我很多题不会写,爸爸可以教我吗?”
 
爸爸刚准备回答,方女士又觉得身体不舒服了,喊着叫爸爸过去。
 
“不懂的先放着,到学校再去问同学,过几天有时间了我去给你请个家教。”爸爸亲了下叶子的额头,“等爸爸空下来了,再陪我们叶子做作业。”
 
很快他关上门出去了。他去陪他的新妻子和未出生的儿子。
 
可他什么时候才会有空呢?现在已经这么忙了,等小弟弟出生,大概会更忙,到时候更加顾不上叶子了。
 
叶子看着作业本,好多个红叉叉似乎变成了张牙舞爪的妖怪,在她的视线里扭曲了。
 
7
 
方女士的肚子越来越大,爸爸一有时间就陪着她在小区里散步。医生说多走动走动,生孩子的时候才不会费力。
 
最开始爸爸让叶子跟着一起出去。但每次他们走在路上的时候,叶子都会感觉到一些奇怪的目光,有一些小区里的阿姨和大妈常常拉着他们停下来说话,问来问去的,隐隐有些看热闹的意味。
 
“这就是你那个在乡下的女儿啊,看着还挺乖的。”
 
“小姑娘,喜不喜欢你新妈妈呀?”
 
“等生了儿子,吴老板就是儿女双全啦,叶子你说是不是。”
 
叶子去了几次之后,不再愿意和他们两个一起散步。她意识到她跟在后头是突兀的,或许也是多余的。
 
爸爸也没有多说什么,孕妇保持好心情很重要。叶子的存在,并不让方女士觉得轻松。
 
8
 
方女士的戒指丢了。
 
那是一枚钻石戒指。叶子知道那是她和爸爸的结婚戒指。
 
吃饭的时候,方女士一直没有说话,叶子也没有说话。爸爸望望这个,望望那个,开始察觉到不对劲。
 
“我戒指没了,今天早上发现的。”方女士放下筷子,抽出一张纸巾来擦干净嘴巴。她把纸巾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转头对丈夫说。
 
叶子埋着头,机械地嚼着饭。
 
“你自己放在哪里了吧,找找就出来了。”叶子爸爸安慰道。
 
“我找了一个上午,都没有找到。”方女士把目光移到了叶子身上,锋利的像小刀。
 
“叶子昨天进了我的房间,有没有看到戒指?”她又说。
 
“没有。”叶子对上她的目光,沉静的说。她的心里平静极了。一点都不紧张,也没有愤怒。
 
“没有就没有。”男人和着稀泥,“叶子下午陪阿姨一起再找找。”
 
方女士没有理他,她微微前倾着身子,面色严肃起来,“叶子,你主动把戒指还给我,阿姨就不再计较这件事。”
 
叶子慢悠悠地往碗里打了一勺鸡蛋汤。
 
“怎么可能是叶子拿的呢!”男人着急地说道。
 
“我们家就三个人,除了她还有谁会这样做?”方女士彻底撕破了脸,“果然是乡下来的孩子,手脚不干净,真得好好管管了。”
 
“叶子,你……”
 
叶子抬头看着爸爸。
 
“你要是拿了,就还给阿姨吧,改天爸爸给你买个玉佩戴好不好,戒指咱们就不要了。”
 
叶子盯着爸爸看了许久,看得男人有些不自在,避开了她的目光。
 
“昨天我进了你们房间,是为了拿穿过的衣服到洗衣机去洗。”叶子看着爸爸,有些失望,“阿姨肚子大了,洗衣服不方便,戒指挂在裙子的腰带上,我就把戒指挂在了挂阿姨内衣的衣架子上了。”
 
“你为什么不直接拿给我,看着我四处乱找,很好玩吗?”方女士追问道。
 
叶子不说话了。
 
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叶子听妈妈说过,她和爸爸结婚的时候,爸爸还很穷,什么首饰都没有。那个时候爸爸承诺过,等有钱了,别人结婚有的三金他都一样不少的替妈妈补上,还会送她一个很大很漂亮的钻石戒指。
继女
后来爸爸有钱了,也买了戒指,戒指却戴在了别的女人手上。
 
叶子不想要亲手还给那个破坏她们一家的女人。
 
9
 
“妈妈,你来接我回家好吗?”
 
叶子回到房间,关上门,钻进被窝里给妈妈打电话。
 
“怎么了宝贝?”母亲听出了女儿声音里的哽咽,着急地问到。
 
“没什么,就是不想待在这里,我不想和他们一起生活。”叶子抹掉流进发丝的眼泪。
 
她其实是知道的,不是像妈妈说的那样,爸爸妈妈因为感情不好而离婚,是因为爸爸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所以才会离婚的。
 
妈妈是个温柔的人,她并不想叶子因为父母之间的问题而对一直敬爱的爸爸产生怨恨。她没有稳定的工作,带着叶子生活会很辛苦,她想让叶子跟着爸爸,至少能读城里的学校,过宽裕点的生活。
 
叶子很想念爸爸,而且姥姥偷偷告诉叶子,如果她不和爸爸一起,爸爸很快会把叶子和妈妈都忘记的,他的钱会给留给那个坏女人,这样妈妈和她就不会有好日子过,所以她同意了和爸爸离开。
 
但是这些日子,她一点都不开心。她讨厌这里的一切,讨厌爸爸。
 
“妈妈,”叶子轻轻地恳求着,她哭得越来越厉害,泪水像开了闸一样,“带我回去吧,我以后会听话的。”
 
“等我长大了,我自己赚钱,我给你买三金,给你买戒指。我们不要爸爸了,好不好?”
 
那边静了很久,久到叶子开始失去希望。
 
一个声音终于传出来。
 
“好。”
 
没有什么,能比她们母女在一起更加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