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文章内容

苏念顾北辰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_苏念顾北辰小说全文

时间:2020-02-15 20:33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顾北辰疯了一般要往里闯,莫少爷见状也跟着往里冲,但火势太大,李伯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进去送死,见了几个下人赶紧将他们拦下,可俩人都跟疯了似的,拦也拦不住,李伯无奈,只好把他们两个打晕了。
 
等顾北辰清醒过来的时,他房间里的火刚刚被浇灭,但整个房子都被烧得差不多了,触目所及,皆是惨不忍睹。
 
他跑到被火烧得黑漆漆的土堆上,双膝一弯,跪在了废墟上。不一会儿,便疯了一样,徒手挖开还溅着些许火星木板,“阿念,阿念……”
 
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苏婉自然听到动静,赶来现场便是见到这么一副光景。
 
看着那一堆废墟,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爽。
 
目光触及废墟上那一抹颓废的身影,她连忙走了过去。
 
“北辰,别挖了,这里才刚灭了火,也不知道会不会复燃,很危险的,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顾北辰视若罔闻,手中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就连苏婉拉他的手,也被他毫不犹豫地甩开。
 
苏婉心生不甘,但苏念已经死了,他有再多的情谊又有什么用,以后,他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李伯让人跟着挖,木头还烫着,即便是泼了再多的水也是发烫的,下人们都硬着头皮上。
 
李伯担忧少爷,一个劲的劝他,“少爷,少爷你歇会吧,让下面的人……”
 
“滚开!”
 
简单的两个字,充满了难泄的戾气,顾北辰的掌心鲜血横流,但他却毫无感觉,像木头人一般,麻木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李伯心焦难耐,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小青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同样鲜血淋漓的手里,攥着一条项链。
 
她眼神空洞,毫无生气,“别找了,火是我放的,小姐她已经被烧成灰了。”
 
李伯登时瞪大了眼,“竟然是你……小青,你为什么要放火,少奶奶待你不薄,你竟,你竟让她尸骨无存……”
 
话未说完,顾北辰疾步走到小青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谁让你放的火,说!”
 
“不仅火是我放的,就连毒药也是我喂的,”喉间的力量蓦地加重,小青没有反抗,“小姐说她好疼,她撑不住了,她还说她想夫人了……”
苏念顾北辰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_苏念顾北辰小说全文
“她哭着求我让我帮她解脱。她那么怕疼的一个人,我怎么能不帮她呢?她说死后想烧成灰,然后撒在衡川,她要去找她的娘亲,我只是在完成她的心愿……”
 
苏婉眼波微转,随即掩嘴惊叹,“这不会是你对姐姐不满,故意杀害她,然后找的托词吧?”
 
小青没理会苏婉,她看着顾北辰,眼里的恨意丝毫未减。
 
“要杀要剐都随你,但小姐和夫人都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小姐生前活的不自在,但凡你对她还有半分情意在,就顺了她的遗愿,将她撒向衡川,让她与夫人团聚。”
 
顾北辰难以置信松了手,后退两步,小青大口大口地喘气,将手中脏兮兮的项链递还给他。
 
男人的脸色煞白,目光紧紧地绞着那条被熏黑了的银色项链,正是不久前他亲手系在她脖间的,喉间蓦地涌上一股腥味,他强行忍着,接过了项链。
 
这时,有人急匆匆的跑上前,与顾北辰道:“少爷,苏姨太的事情已经查明,当年您跪在苏府门前时,少奶奶确实想翻墙出来见您,不料被苏姨太告了密,最终被苏老爷打了一顿,后来,苏姨太还找人打断了少奶奶的左腿,还有……”
 
苏婉反应过来,瞬间急了,“你胡说什么!再胡说信不信我叫人割了你的舌头!”
 
那人有些为难,正有些犹豫不决。顾北辰的手死死地攥着玉佩,沉声开口,“继续说!”
 
苏婉望向顾北辰,恐慌弥漫全身,“北辰,我没有,这些都不是我做的……”
 
剩余的话还没出口,便已被顾北辰寒厉的眼神逼了回去。
 
那人继续道:“少奶奶当年找莫少爷,是求他帮您,后来苏姨太借题发挥,传出谣言,说少奶奶与莫少爷有染,苏老爷便以为莫少爷对少奶奶有意,所以擅自决定,取消了您与少奶奶的订婚,并且下令不准少奶奶见您。”
 
“您在苏府门前跪了两天两夜,大病不起,少奶奶当年得知您高烧不退,没钱买药,便贱卖了首饰,连苏夫人留给她的嫁妆,都低价发卖了……而那些东西最终都被苏姨太买了去,然后随便给了点银两送到了您的手里,至于您看见的与您断绝关系并且羞辱您的信,是苏姨太找人,模仿少奶奶字迹写的……”
 
苏婉听到这,彻底急了,慌忙拉住顾北辰的手,辩解道:“北辰,不是这样的,这都是他的一面之词,我怎么会做这种事!”
 
她掉着眼泪,楚楚可怜的望着顾北辰,“北辰,你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那人拱手道:“少爷,认证物证都有,如果需要,我都可以呈上。”
 
他说罢,挥手叫人一一上前。
 
除了莫少爷府里的人没有人证在,苏府知情的下人,昔日看守苏念的小五,典当行的掌柜,都一一到场。
 
苏婉哭的泪眼朦胧,“北辰,北辰,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当年我还年少,只是玩心未泯,但真没想过要害姐姐,北辰,你一定要相信我……”
 
顾北辰手里的项链险些被他掰断,极其用力才挤出一句话,“把她拖出去,乱棍打死!”
 
苏婉被架起时,崩溃大哭,身侧的小红同样哭的不行,“少爷,我都是被二小姐逼得,二小姐心思歹毒,我若是不顺着她,便会被她打死。今日,今日大少姐受罚以后,她还叫我守着大门,不准任何人进来给大小姐看病,说若是有人进来了,就要了我的命。少爷,都是二小姐命令我做的,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苏婉狠狠踹了她一脚,“下贱的东西,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诋毁我!”
 
顾北辰眸中翻起了滔天的戾色,“把她的双腿给我砍了,丢到拆房去,叫夏燕吊着她的命,谁若是让她死了,我便让谁陪葬!”
 
话落,众人大惊,苏婉被吓得险些失语,“北,北辰,不要啊,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啊……你们放开我!”
 
苏婉被拖了下去,小红也一并押了下去,四周恢复寂静,众人一声也不敢出,顾北辰再也撑不住,猛地吐了口血,李伯大骇,忙上前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