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文章内容

我不是上门女婿封易封易完结版小说阅读

时间:2020-02-12 14:00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金家老宅地处临江市市郊,虽为郊区但是房价却一点都不比市区里便宜。
 
整个金家别墅背后靠山一边邻水,封易扫了一眼周围,不由得感叹,这儿真是一块风水宝地。
 
住在这里的人原本就是非富即贵,再被风水宝地所滋养,恐怕这家主人更是福气绵长,家族昌盛!
 
整个宅院很是气派,一处花草,一方山石,哪怕是一栋房屋,立在那里都是一副好风景。
 
三人直奔厅堂走去,走到一半,女人像是想起什么了一样,对保镖说到:你先带他去大厅,我一会儿就来。
 
说完,女人往另一边走去。
 
封易跟着保镖,走了这么久,路过陆陆续续的下人十几人有余。
 
若不是各个穿着现代的衣服,还真以为穿越到了古代哪个官宦之家了呢!
 
坐在大厅,不一会儿下人便端来一杯清茶。
 
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小姑娘,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皮肤白皙娇嫩,身材圆润丰满,杏眼含春,一颦一动都带着丝丝的媚态。
 
只不过....
 
姑娘,我观你面色红润.....封易说着就要伸手去抓姑娘的小手,那姑娘脸上立马染上了一层红晕,倒也没有躲避开封易的手。
 
封骗子,骗人都骗到我们金家了?!一道清冷的女声打断了封易的动作,那端茶的姑娘被吓了一跳,手一抖热水便洒了出来,反射般缩回手。
 
而那满满一杯水便一下子倒扣在了封易的腿上。
 
随着封易站起来,茶碗也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碎。
 
裤子上热气腾腾的冒着白气,封易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人吓得脸都白了,惊呼一声连忙道歉:对不起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一边道歉,小姑娘还拿出一块手帕去擦封易腿上的水。
 
只是那位置着实尴尬,在封易腿根附近。
 
没事没事!美女不必自责。封易笑呵呵的说着,虽然自己有点疼,可总不能让美人心疼了去。
 
听封易这么说,那小姑娘竟然嘴一撇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蹲下来帮封易擦。
 
封易哪见过女孩子哭,赶紧就要上去帮忙擦眼泪。
 
这下倒好,一个敢擦,一个没躲,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帮着擦,她们两个都没觉得有什么,外人看着却是格外的暧昧了。
 
下流!一旁走来的女人冷哼。
 
凌儿!就在这时候,一道浑厚却略显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先是喝住了身后的金凌,接着对着一旁惊慌失措的下人道,你下去吧!
 
是!老爷。下人听此,赶紧退下去。
 
老爷?金家的家主金盛乾?
 
封易循声看过去,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手拄拐杖,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在主位上坐下了。
 
老人虽然满头银发,但身子骨却硬朗的很,背不驼腿不弯,走起路来稳稳当当,就连刚才说的话都浑厚有力。
 
呵,他认得!
 
封易收起嬉皮笑脸,起身朝着金盛乾弯腰一拜:晚辈封易,见过金家主!
 
金盛乾没说话,封易自然也不敢起身。
我不是上门女婿封易封易完结版小说阅读
只不过两个吐息之后,封易突然感觉背后一股强大的压力从他的背后猛地压了下来。
 
腰再次往下弯了弯,近乎成了九十度。
 
金家主,您.....您这是...干什么....有话....我们....好好说....顶着背后如同千斤顶一样的重量,封易的脸憋得通红,就连说话都有些吃力了。
 
唔...就在他说话的同时,后背的力道猛然加大。
 
他不知道背后是什么东西在压着自己,但他知道,一定是金老爷子。
 
因为打从金老爷子走近这里,他就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威压。
 
这种压力,远超身边这个保镖不知多少倍。
 
重量在加大,封易咬了咬牙呼吸略微急促,额头上青筋暴起。
 
很快,他的衣服都被浸透,啪嗒一声,一滴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滑到下颌,接着落在了地面上。
 
他感觉自己快要顶不住了!
 
脚下有些发抖,封易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被这股重量压扁了。
 
可是....他是封家人!
 
爷爷说过,上跪天下跪地,他们封家人决不给任何人下跪,更不能在别人面前倒下!
 
封易咬着牙,拼了自己所剩不多的力气,硬生生的将腰提了起来。
 
若说刚才已经弯成了最无力的90度,那么现在他最多也只弯了60度。
 
这个角度让他省下了不少力气。
 
只是....
 
嘴里涌上一股腥甜,一股热流从嘴角流了出来。
 
封易抬头看着金盛乾,这下他知道了,在自己背上的不是别的,而是老爷子手里握着的拿跟木头拐杖!
 
四目相对,金盛乾眼里透着隐隐的凉意,他不喜欢封易,从第一眼见到他,不,从他感知到这小子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喜欢他!
 
因为,他和那个人的气息太像了!
 
近乎一模一样的气息,让他痛恨到想要立马将其摧毁!
 
而他也确实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了,那看似轻飘飘的把拐杖落在封易的后背,实则用了自己三成的力道,狠狠压在封易身上。
 
若是普通人,承受他一成的力道便足以肝胆碎裂五脏爆裂而亡,可他没想到封易竟然硬生生的抗住了自己三成的力道!
 
金盛乾抬手收回自己的拐杖,封易身子不由得晃了晃,接着勉强算是稳住了身形。
 
手心里再度出了一层汗,他深知,这仅仅是金盛乾给他的一个下马威。
 
可却让他受了严重的内伤!
 
封易,你真的让我好找啊!金盛乾放下拐杖,端起桌上不知何时送来的茶杯,轻轻抿了口茶。
 
金家主,国家有法律,道上有规矩,祸不及家人,爷爷他老人家已经不在人世,按照规矩,您和爷爷的账已一笔勾销!封易缓了缓才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