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

一个老人的背影优美句子

时间:2020-01-16 17:59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下午,办公室,一串小心地轻微敲门声。
 
我叫道:“请进。”
 
接着,依然是小心地轻微敲门声。
 
我提高了声调:“请进。”
 
还是轻微的敲门声。
 
我开始怀疑,有人在搞恶作剧,或者是小孩子在捣乱。便从办公桌前起身去拉屋门,并同时将声音再提得很高:“请进!”。
 
这时,一个面容白净而消瘦的老人探进来半个身子,小心地问道:“请问,XX在吗?”他居然能叫得上我的名字。可是,我仔细地辨认,却并不认识他。便问道:“您是哪一位?找我有什么事?”
 
他看了看我,说:“您就是XX?”我说:“我是,您是哪一位?有什么事情吗?”
 
他这才全身走进了门,讨好地谄笑道:“我可找到你了。我之前已经来过两次了。”
 
我赶紧把他让到沙发上坐下,也将自己的椅子拉到他的跟前,探前半个身子。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可能有什么大事,便再问道:“请问,您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他小心地从他带来的小皮包里掏出一张发皱的报纸,一边指着递给我,一边说:“我很佩服你啊,写得很好啊!”我以为是他看过我写的文章,刚要窃喜,却发现那报纸上不过是《晨报》上发的我两张老照片。这有什么好佩服的?这老头儿,一定有什么事。我开始耐心地等着他进行下面的话题。
 
老人套路地先开始问候我父母的身体状态如何;再问候我的工作如何,忙不忙;进而问候现在学校的发展状况如何。我都一一做了回答。然后我就想等,等他后面的话。但是,老人似乎还在绕弯子,我便有些焦急地问:“您到底有什么事情?”
 
他看了看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说:“我的耳朵不好,听不见。”
 
得,我白说了。怪不得,从入门到现在,我问了三遍“您是哪一位”,他都没理我。那我就只能听着。
一个老人的背影优美句子
老人把话题绕了很大一个圈,终于开始说到正题了:“我哪,找您就两件事:一呐是佩服您,认识一下,终于见到您本人啦;二呐,是为了我的孙女。”我终于有点明白了,便继续等着他的下文:“我的孙女呐,在你们大学毕业,是个研究生。可是,毕业都快一年啦,还没有找到工作。她人哪,有点腼腆,内向,但人很漂亮,学习很优秀呐。……,您给帮帮忙!”
 
算全明白了,老人家是想给自己的孙女找个工作。可这开什么玩笑,我算那根葱啊,哪儿有那个权力。但是老人家听不见,我又该怎么去解释呢?我试图大点声去说明,但无论你怎么喊,他都听不清,唉,这说什么都没用,那我就听着吧。
 
于是,我开始伪装成一个大人物的样子,先送上一杯茶水,然后很和蔼地对他的话点头,又摇头,再点头。我想一直耐心地等他把说全部说完。一个人说话总该有个完吧。
 
终于,等他说完了。我又像个大人物那样,起身,握手,送别,挥手。临别时,我还有意送上一张我的名片,其实是想告诉他,我算老几,您找错人啦。
 
看官不要以为这是个精神病人。他应该不是。从他的言谈话语中,我明白他曾经是当地铁路局一名副局级的离休干部,已经八十多了,很早就参加过革命。铁路局,在我们这个全国著名的交通枢纽城市是个很牛的单位,能在这个单位工作本身就需要很硬的关系,何况这位曾经的局级领导,应该曾经很有权势,曾经一定也傲视过众生。
 
我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可以望到那个老人在寒风中慢慢远去的背影。虽说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可毕竟是三九寒冬,雨水中还带着雪花,气温已经从零上骤降到零下7度。天气阴冷,略有寒风。人们穿着厚厚的冬装,戴着手套。
 
我办公室里本就有暖气,但我还是穿着羊绒外套,这还感觉有些冷呢。
 
透过窗玻璃,望着一个八十岁老人离去的背影,我百感交集。这老人家,病急乱投医,为了他孙女有一个工作不惜去求一个并不认识的人,这该是怎样的心情?在他当年很牛的时候,他是否想过二十年后的今天,他会低声下气地求人?离休干部,应该算是老革命同志了,可曾想过耄耋之年会如此伤心地看着孙女、一个研究生赋闲在家?那张报纸上,其实并没有我的单位和电话;他到底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看来,他可能还去过报社,报社把他糊弄到我这里来了吧。这老同志居然为了找我,还来过两次。他凭什么认为我是可以帮助他的人呢?是他太天真,还是现实太残酷?
 
研究生,那在我工作之时可是很高级的知识分子啊;是多少人在仰望的天之骄子。
 
唉,为了培养孩子。哪家不是从小就精心教育,揪心的中考,操心的重点高中,千军万马拼了命的高考;终于考上全国211重点大学,四年本科,再攻三年研究生,历经了那么多的艰辛,寄托着全家人的喜怒哀乐,最后的结果竟然是需要一个耄耋老人来帮助找工作?闲在家里一年,也难怪她爷爷看着心痛、着急,舍下老脸来到处求人,连不认识的人也找。
 
真是可怜天下的何止是父母心,连爷爷的心都可怜了。
 
触景生情,我不免反躬自醒,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也是怎样一个步步惊心和处处艰辛。我曾对他说过:“人生有几次是关键的节骨眼,在节骨眼上就一定要拼命的努力。”可没想到儿子却说:“算了吧,我感觉一直活在节骨眼上。”
 
是啊!我儿子从幼儿园到博士,什么时候心情松宽过?节骨眼都连在一起了。这其中的心酸,也只有自家人才能体会得到。
 
谁没有父母子女,谁没有老的那一天,谁没有生活中的难处呢。这忙如果允许,可以试试。这要等机会,电话我留下了,但是我不能答应他什么。
 
应该说,属于这个老人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他那个时代,对于正直的人来讲,还真的不时兴“拼爹”吧?
 
算了,因素很多,但愿每一个人才都有出头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