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文章内容

破绽(h)甜茶全本小说阮甜李厉铭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16 15:30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破绽(h)甜茶》是一本言情小说,主人公叫阮甜李厉铭,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丫鬟婆子拿着木棍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地桶着,她身上的伤口蚕食着她不断涣散的神志,她轻轻地念着:“山有涵依睿有意,此生风月唯有你。”
 
这句诗她第一次见的时候还很欣喜,对纪凉睿说:“凉睿哥哥,你看,诗里有我们的名字!”
 
纪凉睿拉着她的手,望着她的眼睛:“涵依,此生风月唯有你。”
 
眼前的星芒越来越多,秦涵依的喉咙开始不断溢出鲜血。
 
她病了,从两年前一次高烧后,就经常咯血了。
 
那时候,鸢儿在少帅府前院跪了一天一.夜,最终还是没能等来医生。
 
那天,她撑着高烧的身子,看到的却是纪凉睿的四姨太进门。
 
之后,可能老天还想让她继续活着受罪,她的高烧自己就退了下来,只是落下了咯血的毛病,现如今,是越来越厉害了。
 
上半身已经被鲜血染红,丫鬟婆子见状,心头也有些怕弄出人命,于是住了手,出去冲纪凉睿禀告:“少帅,她、她吐血了,怕再下去怕是不行了!”
 
纪凉睿闻言心头一惊,脚步本能地往前一步,正要进去,手臂却被秦木棉抱住。
 
秦木棉软软地道:“少帅,我姐姐以前最爱看戏,她做戏的功夫,可是跟那些江湖卖艺的人学的!”
 
纪凉睿闻言,心头又涌起一阵愠怒:“把她带出来!”
 
很快,丫鬟婆子便将秦涵依给拖了出来。"
 
深秋的风很冷,吹得秦涵依涣散的神志又清醒了些许,她用力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疼痛刺激着神经,她仿佛又有了暂时强撑下去的力气。
 
“呵呵,姐姐还真会演啊!”秦木棉娇笑着:“刚刚丫鬟婆子还说你快不行了,现在被棍子滋润了,竟然都能站着了!”
 
纪凉睿听到秦木棉后半句话,怒火瞬间焚烧了心脏:“果然是贱人!”
破绽(h)甜茶全本小说阮甜李厉铭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秒,他发话:“你看看你身上的衣服,破成什么样子?既然你不知羞耻,那就给我从这里像狗一样爬出去!”
 
此刻天色已经亮起,少帅府中的佣人都已经起来开始准备一天的东西,尤其是香园这边,来往的人更多。
 
秦涵依扑通一身,跌坐在地上。
 
她抬头望着纪凉睿冷漠的眼睛,唇瓣颤抖:“纪少帅,昨天是你的新婚夜,我忘了对你说一声新婚欢喜!你我从此再无瓜葛,祝你和秦木棉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她说着,又咳出了一口血,然后,真的跪在地上,往外爬去!
 
她的动作很慢,每一下仿佛都要瘫软下来一般,可是,却依旧还是坚持着,一点点爬远。
 
纪凉睿望着地面上蜿蜒的血痕,还有逐渐远去的身影,心头蓦然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恐慌。
 
这种情绪从未有过,烦躁得他起身就从房间里拿了枪,对着天空就来了几枪。
 
枪声在寂静的晨院里格外清晰,刚刚爬到院落门口的秦涵依唇角漾开虚浮的笑。
 
她要走了,要去见三岁以后就没有见过的妈妈了。
 
有冰冻一寸寸侵蚀着她的身体,她的动作越发僵硬,却一点都没有停。
 
周围,佣人们纷纷指指点点,有人甚至直接将要倒的脏水泼在她的身上,她很快就已经浑身污垢。
 
身旁,鸢儿在拼命的阻拦,她的哭声、佣人的嘲笑声,都变得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
 
秦涵依望着地上的血迹,她想,这一路血线,仿佛燃尽了她此生对他所有的期待,也终于够了。
 
从此以后,他不再是她年少记忆里那个温暖的少年;也不是长大后,她心心念念的夫君;更不是,她深爱多年的纪凉睿!
 
如果有来生,那么,希望就算喝了孟婆汤,就算过了奈何桥,她也要记得今天的耻辱!
 
记得她怀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守着他和别的女人洞房到天明的痛!
 
记得他当着所有人宾客的面,赐给她的那剥骨抽筋的二十长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