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杂文随笔 > 文章内容

写雨的优美散文_喜欢北京放荡不羁的雨

时间:2019-11-03 09:19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下雨天,给人带来的感觉,也许是沮丧,也许是厌倦和无聊。
 
而我,却不知为何,没有任何理由地喜欢上了雨,喜欢听雨,喜欢看雨,喜欢在雨中遐思,也喜欢在雨中感受别样的愉悦。
 
当清晨睁开眼睛,听见外面沙沙的雨声,心里忽然有一种很宁静的感觉。是的,雨声掩盖了尘世的嘈杂,单调而又纯净。
 
透过窗玻璃向外望去,那曼妙的雨丝,仿若纱巾,或隐约,或梦幻,遮住了远景,一种朦胧美,顷刻温柔地直达心灵。
 
也许,还需要外出,或者上班或者购物,但又何妨?远的坐车,近的干脆步行。我们有雨伞、雨衣、雨鞋,还有下雨天专用的鞋套,我们什么也不缺,缺的是一种面对雨天的晴朗心境。
 
若是撑一把雨伞,走进雨中,就会听到雨水演奏的音乐,或高亢或低沉,时远时近,彷如素琴轻弹,又彷如踢踏舞,或者华尔兹曲,变化多端。而那些落到伞上的雨点,“噼啪噼啪”,尽管有些单调,却也分外亲切。伸手接几滴雨点,冰凉冰凉的,瞬间渗入内心,一种舒适感油然而生。或者索性扬起脸颊,与雨亲近,坦然接受雨丝的亲吻,雨的润泽,会不知不觉中泛起心中的诗意。偶尔低头,却只见雨花璀璨,每一滴雨点落下,就会盛开一朵雨花,此起彼伏。
 
如果是休息的日子,那是最惬意的事。这时候,尽管捧一本书,依着窗棂,以雨声作为背景音乐,安安静静地走进书里。或者,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只对着透亮的雨丝出神。看雨如何洗尽道路的浊尘,洗净拐角的龌龊,让万物显现出明亮的光泽,绿的更绿,红的更红,尽情感受着雨的生命里那种纯净的本质。
 
听着雨声,心情不再有追逐的起伏;看着雨景,情绪也没有拥挤的急躁。赏雨,或许是快节奏生活里的一种奢侈,是繁杂岁月中的一种过滤,是单纯心思的一种追求。
 
自古以来,有很多文人墨客写下了雨的美好的诗章。韩愈的“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杜甫的“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还有志南和尚的“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许许多多,读着他们的诗,再看看雨景,心中更会荡漾起诗情。
 
雨,不管是轻描淡写,还是浓墨重抹,都可以是唯美的写意。雨,本来就是画、是诗、是歌,只要我们心中有一份美好,只要我们的心境是愉悦的。
 
生活不会总是晴天,日子也会有所变化。下雨,是晴天里一点小变化,一点小意外,一段小插曲,更是一点因为变化而拾得的欢乐,一段让我们静心的好时光。
 
不管多忙,多急,尽可以换个心态来对待雨,纵然需要在雨中奔跑,哪怕湿了裙角,湿了脚丫,那又如何?雨的纯粹、雨的纯净、雨的安静,雨的一切美好依旧存在。
 
雨景,是动感的画;雨声,是天籁之音。何不,在雨天,放下抱怨,敞开胸襟,感受一下雨天别样的美丽,别样的欢喜。
写雨的优美散文_喜欢北京放荡不羁的雨
写雨的优美散文_喜欢北京放荡不羁的雨(二)
 
喜欢下雨已经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心态了。当然不喜欢淋雨,湿漉漉的感觉终究让人身体不适。也许喜欢的是那种在窗户里面看到外面的淋漓时所拥有的宁静感。如果再配上几首久石让或出羽良彰的轻音乐,应着雨声翻一翻早就想看的书,又自然会把喜欢雨的感情加深起来。若再有一些有关于雨的回忆,雨的含义又自然而然地丰富起来。所以也许正是这些,使我十分欣喜雨的到来。
 
南方的浙里,雨似乎与北方不同。这里的梅雨,往往东边日出西边雨,或者仅仅是走了几步便走到了无雨的时或地,让人不知道是雨停了还是自己走出了云雨之外……这样的雨在北方是见不到的。那里的雨,夏雨或者秋雨,并不是缠绵之感。来便来了,不需征兆;去便去了,不必挽留——真是让人羡慕的,值得学习的态度——一场雨往往能带来明显的凉爽。若是冬天,雪更是下得痛快得多。纷纷扬扬,飘飘落落,一切都是银装素裹。
 
让我们回到今天。早晨醒来,尽管自己由于嗓子发炎,不停咳嗽,昨晚并没有睡好,但是听到了雨声,还是感觉身心舒畅。这当然也与不用早训,可以再休息一下补昨天晚上没睡好的觉有关,但我想更多的是我喜欢下雨本身。
 
现在我待在教室里,窗外的竹子慢慢随风俯仰,被雨打湿的叶子显得颜色比晴天时更深了。那叶片似乎比我更能感知到秋的到来,叶子已经泛黄。教室里,着着蓝色军装的同学们,很多扶在桌上睡下了 ,也有一些人小声议论着,不时传来笑声。也有一些人,似乎在想着什么,凝视着桌子发呆。难道在想念某个远方的人?我不得而知。
 
然而世界便是这样子在我的面前。回想起之前,大概是去年九月份开始的,由于目前人生中最受打击的一件事,或者说是本来木已成舟的事有突然间翻船了一样,我心理处于亚健康状态了半年左右。正是那时候的我,开始回避与别人的交流,开始习惯了自己一人做几乎所有的事情。之前与我相处很好的朋友尽管没有说什么,只是安慰鼓励,但是毕竟有时需要自己缓一缓,总是刻意让自己一个人。
 
我们终究是孤独的,也许就像是乌云下任何一滴雨吧,我们面对着前方的空旷,全身全灵地透过云雾落入归属,整个过程终究是自己完成的——然而哪里又会有只有一滴落下而毫无陪伴的雨呢——我们终究孤独,却也终究相伴。
 
湖畔,旁边是校歌的合唱声,悠扬的小提琴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走廊扶栏外的树木,因为夜晚的缘故,清浅幽暗的颜色带来一抹幽静。"大不自多,海纳江河。唯学无际,际于江河……"在这样的夜晚里,我终究感到了一种跨越着历史的宁静。此时不由自主地眼睛朝向栏杆外偏左的方向,地图上那里是家的方向、她的方向。然而这又怎么样呢,那么远的距离,空间上的方位又不会拉进我们距离的一分一毫,这样做反而更接近于心里的自我暗示或者自我安慰罢了。
 
就这样断断续续地想了很多——雨夜,便是这样流逝了。
 
然而,永恒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