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一粒不幸的麦子_抒情散文大全

时间:2019-09-16 15:29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一粒不幸的麦子
 
一粒小麦种子真是不幸,农民在播种的时候,竟然不小心,它被撒在了一处坡地上,就那么一粒种子,农民也不太注意,那里土地贫瘠,水分很少,和同伴们比起来,生长条件真是天壤之别,大田里的同伴们得到农民的精心照料,有水浇灌,施上大量的化肥,打农药,呵护备至。
 
不幸中的万幸是,随后下了一场大雨,这粒小麦种子才得以扎根发芽,没有伙伴,就那么一棵麦苗孤零零地生长在山坡地上。
 
这是一块从来没有用过化肥的山坡地,虽然没有人来照料它,完全依靠自己生长,这棵麦苗把根扎得很深,以便尽可能多地吸收养分,加上没有其它的小麦和它竞争,光照又充足,这棵小麦长势不错,生命力旺盛,也没有害虫来危害它,结的穗头特别大,显得与众不同。
 
到了秋天的时候,大田里的小麦已经收割了,只有山坡地上这棵小麦还有点绿,农民也懒得管它,这棵麦子呀更显得不同凡响,穗子上的麦粒颗颗饱满,惹人喜爱。
 
这天,来了一位育种专家,他是来选育良种的。
 
很快,这棵麦子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无污染,没有使用过化肥,周围环境良好,小麦颗粒饱满,这些条件都符合,这棵麦子选用来作种子最恰好不过了,真是万里挑一,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终于如愿以偿,找到了最好的麦种。
 
身处逆境,不要悲伤,不要难过,更不能气馁,默默地酝酿自己,风雨之后可能就会有最好的机会。
一粒不幸的麦子_抒情散文大全
拉小提琴的女孩(二)
 
有一个叫做面条的女孩,她很喜欢隔壁家女孩的小提琴曲,日夜听着那些动人的曲子,面条心情激荡。
 
她时常幻想着那些曼妙的曲子从她的手指弹奏出来,她想象着有一天,舞台的所有灯光都暗了,只有一束亮紫色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一个舞蹈王子从幕后合着曲子,脚尖轻点的旋转到舞台中央,缓缓来到她的面前,然后灯光暗淡,世界安静,只有两个人的深情凝视……有一天晚上,面条路过女孩楼下,窗户忽然打开了,一张澄澈明亮的脸从窗口透出来,脸上挂着微笑,月光打在她脸上,仿佛在发光。
 
面条看着那个女孩,她一下子自惭形秽,原来小提琴女孩长这般好看。
 
面条回到房间,她看到满屋子的,架子上,床头,地板,到处都是书。
 
过去她很珍惜这些宝贝,但现在她看到这些书,忽然想全部扔出去,她要腾出一块地方放一把小提琴。
 
面条重重的抱起一摞书,她想把这些摞放最久的书扔掉,可是面上的那本《往事并不如烟》,几个大字却着实刺了一下她的心,这本书是大学时一个老师赠给她的,粉条考虑了一秒钟,把书放回去了。
 
经过了几天的努力,她在窗台下面腾出了一块地方,她认真的把那个地方擦得明亮,并且搬来了一张梨木色桌子,桌子上摆了一个放小提琴的架子,她很开心。
 
周末她去了琴行,她老早就看好了那把叫梨色芬芳的小提琴。
 
她买了一些拉小提琴的入门书籍,并且还选了一首她很喜欢的《沉思》,她一定要把这首曲子学会,第一次被隔壁女孩吸引的就是这首曲子。
 
面条每晚都在学,从认识琴弦到曲谱,到手指的力度,她每天好像都离《沉思》更近了一步,可是学了一个月,从她手上出来的曲子要么在某个位置顿一下,要么又在下个位置嘹亮。
 
不仅毫无美感,甚至还刺耳。
 
一个月后一天,面条透过窗户,看到隔壁女孩坐在那里静静地拉着《沉思》。
 
她再也忍不住了,她敲开了女孩的门,她进去了女孩的房间,她看到,女孩的房间里,到处都是曲谱,还有几把小提琴,有一些琴手的地方都磨亮了。
 
她看着女孩,她让女孩告诉她拉小提琴的方法和奥秘,女孩指着那些曲谱,“你看到了吗?这些曲谱,只有我学过的一半,我从六岁开始学,但到现在已经16年了,在我18岁以前,我妈妈几乎每个星期都会请老师来教我,虽然我的周末都没有,但我喜欢小提琴。”
 
接着女孩拉着面条看她的小提琴,有云杉的,有枫木的,还有一把琴弦都磨断了,面条看着那些小提琴,仿佛看到了一个女孩,从六岁到二十二岁,在静静的弹奏,时而欢快,时而沉思,时而对着天空,时而数着星星。
 
面条想,这样的生活我有吗?面条回到家里,她打开了窗户,一丝凉风吹进来。
 
面条抬头看天空,很多星星,有一些很亮,有一些很暗,还有一些在面条看也看不到的地方。
 
面条想起了她的六岁,七岁,八岁,十八岁。
 
六岁她在玩泥巴,扮家家,有时候还和妈妈去乡间田地,七岁她家里订了报纸,她开始看报纸上她认识的字,八岁,她还在看报纸,大部分时间还需要照看弟弟。
 
十八岁,上大学了,图书馆太大了,躲在里面一躲就是四年。
 
回想起她的这些年,她才发现,她的成长里,压根就没有小提琴。
 
面条回头看着自己满屋子的书,这一刻她又觉得这些书很可爱了,她拿起了一本《起风了》,她很喜欢这部电影,也买了同名的小说,她翻开了她的书签: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她想,她的写书计划要开始了,过去零碎碎写的小小说,也许整理一番变成铅字也不是不可能。
 
看着窗台的小提琴,静静的躺在架子上,面条想,再也无需强求,也许在阳光明媚的某个白天,拉拉小提琴,也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