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美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即使苦痛,依旧感谢_散文随笔

时间:2019-03-25 16:26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即使苦痛,依旧感谢(一)
 
安暖的岁月,云雨流长,我把心事搁浅在流年的风沙中,将爱风干。
 
有多少次,云里雾里都会浮现你的身影?有多少次,你的痕迹悠悠出现在我的回忆?当风雨袭巻时,你是否也同我一样,看着这满地落红,兀自叹息?
 
流年沧桑,落笔生殇。多少次,提起笔的一刹那,会不由的临摹你的往昔?你曾问我,那年烟雨亭台,墨笔下我写了什么。现在的我再去想起,再去回忆,牵回旧时的风景,淡看云卷云舒的曼妙;悠悠岁月间,依旧不见你。墨笔本芬芳,栈桥写意,在现在看来,已失去了当时的韵味。当时我写下的,也不过是岁月伧俗的一份念想,想念过后,也就只愿云淡风轻了。紫陌红尘中,我依旧只是独自一人,装着满卷心事,抒于纸上,时常怀想,却再没有那时的愿望。
 
时光清浅,岁月无痕,悠悠时光里,即使苦痛,依旧感谢;那段明媚的时光,它承载着风雨,也留有我如梦的青春风华,同那青砖黛瓦的江南小巷一起,填满我记忆的空白。
 
其实一直不愿想起,一直不愿将这美好的梦镶在这苍白的流年里,随着飘摇的烟雨,去去来来,扰乱浮生。徜徉在文字里,墨笔轻蘸,你明白几许?或许无缘相惜,也或许注定一场戏剧,即使如此,依旧感谢。
 
当春拈一缕蕊香,散在红尘中,孤陌的文字便将如蝶的心事雕刻,一笔一划,勾勒纵横,让往事隽永流长;当夏带来最初的一卷情思,沉落在艳阳里,悠然流入我的笔端,带来初夏的芬芳,一字一句,篇篇有情,将往事整理;秋陌孤霜,颓然一片风沙,萧萧落叶间,已不再想念,凄苦的风,飘着淡淡的泥土芬芳,寻至四季的轮角,原来,这份爱,早已冰封在了那片季节的海。于是,转身,即微笑。
 
喧嚣的红尘,轮回不息,惟寻一份恬淡安暖于心中,留一杯清茶,去品味这大千江河的钟灵毓秀。曾经笔墨浓重,一点一点的晕染,花谢花开,染遍四季轮轴;曾经,素色芳华,总喜欢踩着你的韵脚,一声一地落。今昔,流年往事,遗落在风中,伴着流转的山水,谱就成一曲岁月的婉唱,静默的,如一泓清泉,映着晓月楼台。于是,久违的一份诉请,落于心上,也洋溢在这个初夏的午后。
 
也许,在那小园香径深处,四溢着幸福的味道,所以,才一见倾心,将整颗心交付于岁月;也许命运使然,在我沾染岁月的沉香后,转瞬即逝,连带那一份念想,也一并带走了,留下的,仅剩我一人而已。于是,萧萧楼台间,一卷心事飞扬,诉说着曾经的相知,然后,轻闭上眼,体味这一案苍白。
 
红尘路上,风吹百花,杨柳含露,点滴间,旧时已随着空灵的轴线跌回了轮回的无边之中;细雨微醺,无声的飘零,我轻拾一份孤单,数着时光跳动的节奏,附和着心瓣的婀娜飘舞,暖这一季的凄凉。
 
陌上芬芳,我走在江南烟雨的小巷,心底飘逸出一份久违的安静。心的路上,他留下满径旖旎,将月色楼台的凄美折叠成柔情的清韵,让人如何舍得弃之而去?旧事,它披一蓑烟雨霓裳,化成墨下一笔绝唱,让人如何舍得忘记?
 
可,往事如风,山一程,水一程;心念起,轻声叹。这红尘情深,在岁月的帧册中,终是遍寻无果。然,因得这一季岁月长青,旧事,即使苦痛,依旧感谢。
即使苦痛,依旧感谢_散文随笔
即使苦痛,依旧感谢(二)
 
多年的温暖,长时间的云雾和雨水,我将自己的思绪放在一年一度的沙滩上,将爱情烘干。
 
你在雾中见过多少次?我的记忆中出现了多少次痕迹?当暴风雨袭来时,你是否像我一样看着这个地方发红而叹息?多年的沧桑,退学的学生。你抬起笔的那一刻将无法复制你的过去?你曾问过我当年写了多少雨。现在我再想一想,回忆起记忆,回过头去看那些古老的风景,看看云卷云舒的优雅;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仍然看不到你。墨水笔是芬芳的,而栈桥是徒手画的。当时似乎已经失去了魅力。我当时写的只不过是一个悠久的思想。我错过了之后,我只希望它很轻。在红色和紫色的尘埃中,我仍然孤单,心里充满了渴望,并且卡在纸上,我经常想,但是不再有这种渴望。时间很轻,岁月无踪,在漫长的时间里,即使是痛苦的,我们仍然感激不尽;那个阳光明媚的时期,它蕴藏着风雨,同时也留下了我那梦幻般的青春,那颗蓝砖江南的Yanwa小巷为我填满了记忆。事实上,我一直不愿意记住,在这苍白的一年中,我一直不愿意设下这个美丽的梦,并且会带着令人不安的薄雾和雨水来来去去,破坏浮动的生活。在文中,墨水笔是轻浮的。你怎么理解?也许没有匹配,或者可能是一个注定的戏剧,但即使如此,仍然感谢。当春衣有一种姜黄香味,散落在红尘中时,独白的文字将像蝴蝶的心灵一样雕刻,一笔画,一笔水平画,而过去将永远持续;一个在阳光下沉没的滚动的感觉,悠然地流入我的笔,带出初夏的芬芳,一个词,一片感伤,并分析过去的事件;秋天的霜冻和霜冻,像一场风暴,萧晓爷,再也没有错过,苦涩的风,淡淡的泥土味,四季的角,原来的爱早已冻结在那片海中季节。所以,转过身来,微笑。红尘匆匆转世,只能在心中寻找一份温馨温馨,留下一杯茶,品尝大江大川的钟灵秀秀。一旦他四季墨色丰富,一点一点地开花,开花,染色,曾经,平淡而美丽,总是喜欢踩你的脚脚,然后倒下。过去和现在,流淌过去,在风中流下,伴随着风景的流动,谱将是一年的咏叹,无声无息,如清泉,映小月楼。结果,在初夏的午后,心中留下了一个久违的呼吁。也许,在小花园的小径的深处,满是幸福,这只是一见钟情,整个心灵都传递了岁月。也许命运,在我玷污了这些年的香。之后,这一切都是短暂的,并且这个想法也随之而来。它也被带走,只留下我。于是,萧逍在塔楼之间,一个心神恍惚,告诉了以前的知识,然后,轻轻闭上双眼,欣赏苍白的情况。
 
在红尘的路上,风吹着鲜花,柳树里还会有露水和滴水滴。旧的已经回到沿着灵性轴心转世的无边无际;毛毛细雨,静静地漂流,我拾起一个寂寞的人,数着时间节奏的跳动,欣赏心瓣的优雅,为本季的荒凉升温。在大街上,我走进了长江南岸的小巷,心情安静。在走向心灵的途中,他留下了一条完整的道路,将月光塔的美景折成韵律,人们如何放弃?旧的东西,它覆盖着一个下雨和五颜六色的雨雪,成墨西哥墨水下一首歌,人们如何愿意忘记?是的,过去就像风,山是一个过程,水是一个过程,心灵开始低声说话。多年来,这本红黑的爱终于找不到任何结果。然而,由于本赛季的绿色岁月,旧的东西,即使他们正在受苦,仍然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