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

厨房是一个音乐厅-三年级小练笔

时间:2018-12-07 17:21来源:原创点击:0 ...
我家的厨房可是一个“音乐厅”,每天都有乐曲在上演,你听,演奏又开始了!
今天妈妈要给我炒她的拿手好菜——番茄炒蛋。首先妈妈把蛋轻轻一敲,“嘣”,里面的蛋清和蛋黄一下子流了出来。然后再用筷子快速打蛋,“当当当”的声音立刻传入耳中。接着妈妈开始洗番茄,水淙淙地流下来,发出“哗哗哗”的声音。最后妈妈“咚咚咚”把洗好的番茄切成大小不同的半圆形。
开始炒菜了,妈妈点起火,把打好的蛋放入锅中。很快,蛋的旁边就结成了块。等蛋成形后,妈妈把蛋翻个面,不一会,一阵香味扑鼻而来,原来是蛋熟啦!妈妈把切好的番茄放入锅中和蛋炒,只听见“嚓哧嚓哧”的声音传了出来,这是铲子和锅子在唱歌呢!一盆香喷喷的番茄炒蛋就做好了。接着,我们还做了水煮鱼、青菜、好烧肉……我们一家人坐在桌子前,吃着美味的佳肴,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厨房是一个音乐厅,在这里总有很多美妙的音乐。
“嚓嚓,嚓嚓”我知道这是妈妈削土豆皮的声音,今晚做的一定是我爱吃的土豆丝。“切,切,切”这是菜刀与彩板的对话,土豆就在它们的聊天中变成了土豆片。“当当当,当当当”妈妈的刀工了得,土豆片瞬间变成了土豆丝了。
“滋滋,滋滋啦啦”锅里的水烧干了,花生油冒烟了。“呼呼呼,呼呼呼”油烟机长着大嘴用力的吸。“滋——”闻到了葱花香,“啦——”土豆丝下锅啦,我好像已经闻到了菜香。
“叭”火关了,一盘香喷喷的土豆丝上桌了。
“妈妈,妈妈”小妹妹娇滴滴的叫着妈妈。“哈哈哈……”交响乐到了高潮,原来是土豆丝插进了妹妹的鼻孔啦!淘气的小妹妹啊,你总能让全家瞬间大笑。
家里的每个人都享受在厨房这个音乐厅中。
厨房是一个音乐厅-三年级小练笔
自从变成一个社会闲散人士以后,每天在厨房里的时间比以前要多了很多。一个人对着窗外的绿树刷锅的时候,虽然有鸟语风声,但是如果有音乐的声音似乎会更有乐趣一些吧。我家的厨房非常小,可能不到4平方米,能在这么小的厨房里塞满各种东西做出各种东西,仔细想起来也还是很值得自豪的。这样局促的地方,有点音乐当然也会更让人舒服一些,说得让人肉酸一点,音乐就好似烛光,能装满这个小小的地方,也能装满人的心。当然因为地方所限,再小的音箱和CD机好像都放不下,只好直接用手机播放,音质也不能有太高要求。
厨房背景音乐的选择,对我来说,跟当时正在进行什么工作无关,更多地跟那段时间的心情有关。去年有一阵,特别喜欢在做饭的时候听约翰·威廉姆斯的电影配乐专辑,《夺宝奇兵》《星球大战》的主题曲点播率都比较高。一边摘菜一边听探险主题,突然在西兰花的梗上看到一只躲在蛹里的青虫,气氛太足。哗哗洗碗的时候,水流配合着浩瀚苍穹里遨游的“千年隼”战舰的韵律,感觉自己洗的碗好像也都变成了一艘一艘僚舰,溅出的水花都好像太空战里发射的激光炮火。《星际迷航》的主题曲也经常被我请进厨房,在充满“太空,我们最后的前线”的宏大氛围里,哪怕是分割一只鸡,内心也有一种向着人类未知空间前进的激情充溢。
早期音乐和中世纪音乐也经常出现在我的厨房里,有些音乐相当古老,甚至早于1492年。在厨房里不管是做南瓜、土豆还是西红柿,如果正好赶上放这些音乐,会有很复杂的心情。几百年前曾经也聆听过这些旋律的人,他们的食谱里从未出现过那些来自他们从未知晓过的“新大陆”的食物。最近这些年,欧洲有不少厨师热衷于复原中世纪与中世纪之前的菜谱,类似于我们热衷复原宋菜乃至三国菜,而那些年代的宴会就绝对少不了音乐,还都是乐手们现场演奏。琉特琴、竖琴与各种早期乐器的声音与古加利西亚语或者古加泰罗尼亚语的念白,总是让我在厨房里想象大航海时代之前的人们狂欢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回想一下,好像女声在我的厨房里不是很受欢迎。倒是各种男声都会频繁出现。尤其如果听流行歌,独唱也好,组合也好,似乎进厨房的就一定是各种男声,大概潜意识里觉得这样能有一种想象中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还是说不想让“厨房属于女人”这种刻板印象侵蚀自己的劳动空间?从劳动效果上来讲,美国的“魔力红”(Maroon 5)和日本的“凡人谱”(flumpool)感觉都很适合厨房。前者特别适合油炸食物的时候听,油锅里扑哧扑哧的声音和他们的节奏神秘地非常契合。后者主唱的声音像奶油豆沙一样甜,做甜品的时候听感觉做出的东西都变得更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