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文学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主页 > 感人文章 > 亲情 > 文章内容

关于父亲的文章:滴水之情,涌泉之恩

时间:2019-11-10 11:15来源:本站原创点击:0 ...
什么爱,厚重而深沉;什么爱,细长而深远。什么爱,如泉水如泰山;什么爱,如天空如大海。
 
饱经风霜的岁月,留痕在父亲那双宽厚而温暖的手掌,手上的伤口和粗糙的纹路,仿佛崇山峻岭般一望无际。衰老,震撼在我心灵的脆弱,那棵精神上的支柱,希望永远不会被风化。
 
我是泰山的女儿,传承着厚实与无华,自然少了诱人的玫瑰,依然绽放着寒梅的深邃;我流淌着大海的血液,炽热与温馨着不悔的人生,自然少了飞向天空的翅膀,依然信步,踏实。
 
你是我的牵绳,我是你的风筝,你拉着我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我看到了江水如何滔滔,群山如何连绵,我还看到一湾生命之水,在你的牵引下流过四季春秋,流过岁月更迭。回过头来,我看到你满脸的汗水,却不知疲惫。你吝惜的目光撞进我沉默的眼泪,漫不经心的落在寓于无形的体会。爸爸,把我拉回来吧,我依然做你前世的情人。
 
斜阳芳草,总会凉薄在飞云冉冉的月桥,父慈女孝,总会让生活别样成梦魂不惮的远方。一些记忆,如雨后的阳光,半是湿润,半是辉煌,就算清风吹来不同的方向,依然离不开你宽厚的广场。写一篇诗歌把你咏进女儿的心脏,让我的倔强,写进你的昔往,将巍峨的苍翠,绽放成茉莉花香。
 
记忆是宁静而深沉的,就算岁月的风尘也蒙不去那些真实的明净。梦,有时候是可怕的,再坚强的人,在梦里也会脆弱。故事,是生活出来的,当刻骨铭心成永恒,故事,也就开始了。
 
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一次回家,爸爸去逝了,我的哭声吵醒了同事,同事安慰我梦都是相反的,我努力的深信不疑着。没过几天,爸爸出了车祸,这一次不是梦,因为被我咬破的手指流出的血给了我真实。当我赶到医院,爸爸挂着氧气瓶,脸肿得连我都认不出是他。
 
虽然爸爸因抢救及时活了下来,但那次梦里梦外的真实,让我如一川烟草般,万感成陌鸦飞过的苍茫。我不愿去锁愁目送黄昏的尘芳,更不愿去叹息沧海一粒的渺小,我只想要那份安好的依靠,温暖成属于我的怀抱,做一件不愿改变的棉袄,抑或一棵柔弱矫情的小草,有模有样的躺在爸爸的胸膛。
 
童年,就像一条没有尘埃的溪水,总是那么温情而干净,爸爸就像水里的大石头,坚定而仁厚。小时候家里很穷,连吃一顿饱饭都会让爸爸担忧,有一次做完苦力回家,爸爸拿出一个老板打赏的苹果,用小刀切成几个方块,一人一瓣,乐在其中。爸爸在家里就像个傻大个一样憨实,一点都不懂得自私,你若稍微自私一点,或许我会更快乐。
 
那栋用爸爸的汗水堆砌起来的房子,不用阳光的抚摸,依然散发着幸福的温度,每一张瓦片,每一块砖头,仿佛都应证着爸爸的智慧与坚强。那些打砖的日子,一打就是七年,我从孩子变成一个姑娘,亲眼目睹了爸爸从帅气到蹒跚的变化。满脸的皱纹,或许比从前俊美了些许,因为,他笑了,他成了村里的模范,他让自己的孩子穿上了漂亮的衣服,上了城里的学校。我知道,辛苦对于爸爸来说,永远比不上女儿快乐的成长,大浪淘沙,也不过沧海一粒,有些苦,在幸福面前,也不过如此。
 
我的脸上有一块残留的伤疤,虽然不明显,但是很真实。那是幼时从牛背上摔伤的,伤得很严重,当时村里没有医院,没有公路,没有车。爸爸背着我,骑着自行车走了几十里烂泥路才赶到南北镇医院医治。我似乎忘了淌在爸爸脸上的是汗水还是泪水,但我记得我脸上不愈的痕迹让爸爸沉默了好久。
 
我虽然自卑过,但在爸爸面前,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会为我任何一点小小的伤痕自责与难过。是谁说男儿才是父母最后的希望,谁若是娶我,谁就得做那雪地里的影子,如父亲般让我去敬仰与不弃。
 
爸爸,女儿已经长大,我不是你泼出去的水,而是你安出去的家,从此后,细雨轻风皆是我的牵挂。天地渺茫,梦里梦外都会有故乡,月影离朝露,牵牛还会食露草。茉莉花上的露珠又圆又亮,我知道他是你的眼睛,带着默默的忧伤。
 
你是一缕辉光,再黑的夜晚,都会照亮我迷茫的方向。
 
你是一棵大树,再大的风雨,都会用身躯护我一地安详。
 
你是一首老歌,再多的烦恼,都会抚平我暗暗的忧伤。
 
你是一夜星辰,再远的漂泊,都会指引我人生的航标。
 
随着女儿的长大,你的目光越来越远,而我的牵挂却越来越近。朱颜总会自改,年年去,我也会鬓白,不怕自己老去更多寒暑,而是怕你的生活,会越来越孤独。明明知道人的一生总会被时间验收,却也忍不住把你想得那么远。原来,我把你对我的爱,延续至千年。
 
一些发自肺腑的话,总会在心灵酝酿很长的时间,才会懂得抒发,才会让人酸楚,才会如水般平淡却又如茶般回甘。一些话,就这么几句,却仿佛永远也说不完。一些情,就那么简单,却如桑麻般越织越密。或许父爱如清茶,只需品尝,不需言语,便已经懂了。
 
世事无常,垂成功败,光阴婆娑,岁月更迭。时间,似乎在无形的验证着增减与变化,我们的生活,也似乎在或伤留痕的孜然。幸福的深层意义,心灵的一方净土,或许也只有父爱母慈的积淀与祥和吧。
关于父亲的文章:滴水之情,涌泉之恩
为人儿女,什么是最重的孝道,学着父亲做的,做着母亲教的,懂得平安自己,怀着感恩的心,方思起,踩月影,论家谈笑惜兮。
 
我们的生命不是上天给予,我们来到世间的那一刻,便会与两位伟人脱不了干系。山迎又一春,滴水都是情,滴水之情,难报涌泉之恩哪。
 
父爱,永恒(二)
 
有一种记忆可以很久,有一种思念可以很长,有一双手那手心的舒适和温暖,让我一生无法忘怀。
 
--题记
 
我以为,我已经把您藏好了,藏在那样深,那样蜿蜒的,曾经的心底。我以为,只要绝口不提,只要让日子静静地过去,那样我就不会悲伤,所以我努力地告诉自己,这个六月,我微笑着面对天国--您生活的地方:我很好,您好吗?
 
鬓角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山样的身影,仿若昨天。我知道,那不单单的是一道背影,而是一种恒久的爱。窗台上,滴落的雨滴,轻轻敲击着我的心,可以不再有雨吗?
 
有些时间,总让你阵痛一生;有些画面,总让你影像一生;有些记忆,总让你温暖一生;有些离别,总让你寂静一生。其实,我们都不能要求明天怎么样,但明天一定会来,这或许就是人生。
 
时间,带来了一切,又悄然地带走了一切,有如那一片云,轻轻地飘过你的头顶,有不留痕迹的去向远方。云,只是自然的一分子,而人却是红尘的精灵,有血有肉,有魂有灵,会高于自然界的任何物种。花开有悦,花落低迷,我们人为地给花儿的一生粘贴了悲喜的标签。岂不知,即便是洒向大地的天使—雪花,可以清晰地感知,扑向大地的一瞬间,就注定了它的死亡,不管它是圣洁的,还是唯美的。
 
有生,也就有了死,没有永恒的物质,正如有聚,一定有离,这是不变的定律。有人说,公平是全面的,不公平却是局部的。是谁,遥控了这样的距离?是谁,挽结了这样的丝愁?是谁,张开了这样的情网?又是谁,营造了这样的氛围?
 
有时,无言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诠释。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即使是最落寞的角落,也一定有一缕阳光,温暖那个寂寞的灵魂。
 
走过那段清贫的岁月,方知吃不饱,穿不暖是怎么定义的,也知道苦难真是一所名牌大学,从那里毕业的人,应该都是强者。起早摸黑,劳作三百六十五天,结果还是家徒四壁,老鼠都会半夜打架的,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生活!
 
唯一温暖的是,一家大大小小,叽叽喳喳,尔语我侬,可以清楚地听见彼此的呼吸,还有某些不能避免的臭味,如今想来,都是一种奢侈。不是吗?如今,父亲见不到儿子,母亲见不到女儿,一个天南,一个地北,一个天涯,一个海角,想要见一面,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哪里还能闻到彼此的臭脚丫子的味道,哪里还能奢侈地听到彼此的打鼾声音?
 
或许,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模式,更能激发人们某种内在的情愫。微笑看着儿女的嬉戏,儿女扯着父母长满老茧的双手,心疼地看着父母老去的容颜,守着炊烟袅袅升起的地方,看风起风止,水涨水落,云散云聚,不是一种简单的幸福生活吗?岁岁年年,年年岁岁,温情依然,简单依然。有时,也会想着外面世界的精彩,都市的繁华,都被这简单的幸福打败了,为它而止步。从不知道,何为别离,何为重逢。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自己试最真的自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满足了就手舞足蹈,得不到就大吵大闹。多么奢侈的自己,多么简单的自己!如今,该往何处去寻觅,曾经的快乐?
 
最好的日子,无非就是你在闹,他在笑,岁月静好,如此温暖到老!
 
一段岁月无情的流逝,终于在那个不知离别是何物的年龄,经历了再也不聚的疼。您忍受不了病魔的折磨,一向高大的您居然卷缩成一团,颓然倒在地上,豆大的水滴从您的脸上落下。我拉着您的手:疼吗?我帮你揉揉。花季的我,并不知道您的病情如何,只是知道你动了手术,每天中药西药不离口,有时三更半夜醒来,还看见母亲在给你熬药。转脸看见母亲红肿的双眼,留在脸颊的泪水,此时并不能感受母亲的心事多么的痛。一个失去爱人的女人,后面还有几十年的岁月,如何去走,孤独地行走你?
 
姐姐拉着我的手:小弟,父亲要走了,要去很远的地方,再也见不到了!
 
懵懂的年龄,我知道扛起这个家的责任,已经转移到我的肩上了。父亲曾说:是男人,就应该撑起一片天,哪怕巴掌一样的天空,去呵护需要你呵护的人,去为你的亲人遮风挡雨,有泪微笑着咽下,有血悄悄地舔舐,给你最爱的人,最温暖的呵护,无怨无悔。
 
父亲的话语不多,却用他的行动教育着我们,善良有爱,谦和温良,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去关爱需要温暖的人,付出的同时,收获着快乐。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那个时候,每一家的生活都是很拮据的,好在父亲是大队的一个干部,多多少少拿一点报酬可以补贴家用,可是有多病的爷爷奶奶,需要比别人家艰辛很多,母亲的娘家是地主成份,日子过的可想而知。尽管如此,父亲还是拿出一些钱财衣服,给那些更穷的家庭,为此和母亲拌嘴呢。然而,父亲一笑了之,仍然为这个社会减轻一丝丝负担。这些微乎其微的小事,放在如今这样物欲横流的时代,还有多少人可以坦然面对?
 
有一次和父亲去供销社,突然发现椅子上有一个包包,打开一看,有一个工作证,还有一张介绍信,里面还有五十元钱。我悄悄地问父亲:要等丢失钱包的人回来吗?父亲看了我一眼:孩子,东西是别人的,那个人丢了东西不知道有多着急,不可以占为己有,知道吗?我留恋地看着,那笔五十元的巨款,口水都流出来了。要知道,平时向父母要五分钱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如今是多少个五分钱呀!
 
记得七八岁的时候,邻家院子里一颗杏子树,一到夏天的时候,树上结满了杏子。于是,我和一个邻家的玩伴,爬上了树,一边摘着一边吃。正吃的欢的时候,玩伴一不留神,从树上摔了下来,我吓坏了,赶紧溜下来,叫了父亲去看。父亲瞪了我一眼:小子,等下找你算账!于是,弯腰抱起邻家的孩子,向圩上跑去。医生检查完后,告诉父亲幸亏送的及时,不然小腿就保不住了。父亲垫资了药费,当孩子的父母赶到时,孩子已经躺在父亲的怀里睡着了。父亲常说:相邻相亲,遇着事帮一把,给了别人一点温暖,相信这种温暖会传承下去,那么这个社会就是温暖的。为此事,父亲狠狠地揍了我一顿,我好冤枉啊。
 
还有一次,临近腊月,忙碌了一年的农民,口袋里怎么着也有几个闲钱,于是拉家带口地给都赶集来了,买一件好看的衣服,买一些年货。我们几个孩子和父母一起,兴冲冲地也来了,刚到街口,就看见一堆人群,在那儿议论纷纷:谁家的人,怎么躺在这里?父亲也走了过来,扒开人群,原来一个老人口吐白沫,应该是羊角疯犯了。他家的人呢?父亲问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年轻人遥遥头。父亲立刻大声说:年轻人过来,帮我把老人抬到卫生所去。事后,老人的儿子感谢父亲,父亲只是笑笑:别谢我,还有那些年轻人呢。父亲就是这样的人,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有的时候,人可以胜天,有的时候,人却可以被病魔击垮。由于劳心劳力,父亲的肺部感染了疾病,并且开了刀。正值壮年的父亲身体落下了毛病,什么重活都干不了,母亲只好承担了全部重担,照顾老人,照顾父亲,还有照顾我们几个孩子,过于艰辛的生活,重重地剥削着父母的健康。幸好,父亲还有一些干部补贴,支撑着家庭的开支,还有老人的药费。渐渐地,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以至于口水不进,在父亲弥留之际,抓住母亲的手:这辈子,我亏欠你太多了,让你受累,下辈子再还吧,几个孩子靠你了。母亲泣不成声:娃他爸,你放心地走吧,我会的!
 
没有豪迈的语言,却是最真的情:爱情,亲情!
 
时过二十余载,那个场景,仿若昨天,历历在目,挥之不去。爱有多深,情有多真,父母诠释了平凡人的爱情,真挚朴素。或许,当初的媒妁之言,撮合的爱情,早已经被岁月研磨成亲情,虽不激烈,魅力四射,可是有谁说,相伴一生的爱情,不是人生最浪漫的爱情?谁说,柴米油盐的爱情,不市人生最温暖的爱情?琴棋书画,嬉笑红尘,浪迹江湖,是爱。那么,最简单的日子,同样是爱。
 
人生,就是如此奇葩,心中有爱,永远生活在爱的世界,心中无爱,日子永远是冬天!
 
都说,父爱如山,伟岸绝伦。也说,父爱如灯,照亮前路。父爱,有如一缕阳光,让你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到温暖如春;父爱,亦如一泓清泉,让你的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依然纯洁明净。父爱,是一座山峰,让你的身心即使承受风霜雪雨也沉着坚定;父爱,也是一片大海,让你的灵魂即使遇到电闪雷鸣依然仁厚宽容……
 
有人说,父爱也是自私的。本性使然,无可厚非。虽然,父爱不会像太阳那样炽烈,但绝不会如流星那样一闪而逝,父爱会追随你有限的一生,温暖地陪伴,不离不弃。同时,父爱会延续,即使天荒地老,父爱一直在!
 
六月,流金的日子,没有四月的细雨纷飞,没有五月的旖旎缠绵,可是六月是个撩人的季节,栀子花开,合欢花有如串串风铃,遥寄着刻骨的思念。这个季节,父爱注定会蔓延……
 
父亲,虽然去了远方,却留下父爱。我知道,父爱不是过客,不是匆匆,它不会终结,父爱是永恒的!
 
值此,父亲节之际,用一些生涩的文字,记忆我的父亲,思念我的父亲,祝福天堂的父亲安好!也祝,所有的父亲,快乐,如意!